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闪舞小说 >> 月沉吟 >> 第十七章万灶貔貅气吞区宇

第十七章万灶貔貅气吞区宇

“韩氏小儿,你爷爷来了!有种的出来干一架,不要像缩头乌龟一样窝在里面不敢出来!”

青军大寨外,一阵刺耳的叫骂。

“青国的男人都是没种的!都是上不了场子,甩不起膀子,上不了炕子,制不住娘们的!”

“哈哈哈!”

“早听说云都的男人爱穿老婆的花衣裳,姓韩的你走出来,让爷们瞧瞧!看看你今天穿的是红的还是绿的!”

粗鲁的吼声引得一阵哄笑,云卿举目张望,只见紧闭的辕门外一人圆眼黑面,长相狰狞,须若铁刷。他身后密密地立着数千士兵,一个个挽袖举刀,龇牙咧嘴,好不得意。

是来骂阵的,一连两日按兵不动终于让文氏着急了吗?看来是内战胶着啊,云卿想。

反观自家营内,人人各行其是,不恼不怒不搭理,军纪甚是严明。以静制动,以逸待劳,哥哥又在思量什么妙招呢?

想到这里她扬起嘴角,忽然腰间传来一阵隐痛。她微微皱眉,疾步向军医帐篷走去。一路上,少不得被人打量。她默默地叹了口气,视而不见,撩帘直入医帐。

大战之前有经验的士兵多会料理旧伤以便奋战沙场,今日帐内人头攒动,数位军医也是忙碌不停。云卿默不作声,站在一旁静候。

“你们看。”身侧一名瘦小男子捅了捅周围排队的众人,低语声传来。

“是丰大人。”

“就是和殿下合帐的那位?”

“啧,够瘦弱的呀。”

“大人。”一个留着络腮胡子的大汉抱拳向云卿行了个礼。

她微微颔首。

“不知大人到医帐来是……”络腮胡子问,周围竖起了不少耳朵。

云卿轻轻一笑,“繁城一战伤了腰,今天特来要几贴伤药。”

“哦,腰啊!”暧昧的目光向她直直射来,“快快,还不给大人挪个位子!”几人热情地张罗,将排队的人挤到一边。

云卿狐疑地看了看过分热情的众人,道:“这不太好吧。”

络腮胡子好笑地看着她,眨了眨眼,“大人想是年轻,不知道这腰伤的厉害,这可是个要命的地儿。”

周围人连忙附和,“是啊,这男人最伤不得腰了!大人晚上还是不要太过操劳,以后有的是发挥的机会啊。”

这话有些怪,云卿眉梢微动,并未多想。她走到一位军医面前拱了拱手,刚要启唇,就见那人从药箱里取出几贴膏药。

“丰大人,这都是上好的伤药,您拿去吧。”

“啊,多谢。”她真真感动了,大家都是热心肠啊。

“不过,”军医面带犹疑,打量了她片刻,好意道,“大人年纪尚幼,可千万不要逞强好胜,过于刚猛啊。”

“腰伤啊!”有声音传来,“只有在上面的才会有这毛病,丰大人还真是勇猛啊!”

“唉,看来那五吊钱是拿不回来了。娘的,北营的人净会放屁!”

“可不是,这次赌局老马头算是通吃了。”暗骂声传来,“他爷爷的,没想到这年头弱书生也能当阳。”

云卿脸颊微烫,终于明白他们的言下之意,她拿过伤药,匆匆行了个礼,逃也似的离开医帐。她足下生风便向主帐跑去,一掀门帘,只见自家哥哥正和凌翼然下棋。

棋盘上黑子一条大龙摆在中央,气势沉厚。白子屈居一角,虽然势弱却隐隐露出杀气。从棋风上便可以判断各自性格,哥哥为人端直,行事稳重;而允之留有后手,擅长反击。

啪!一粒白子出其不意地杀入黑子阵中,截断了黑龙之气。

“妙哉!”云卿不禁赞叹。再转眼瞧去,月杀微微皱眉,凝思半晌,竟下了一手败招。

她拢眉而视,定心暗思,半晌恍然大悟,原来是将阵脚换了个个儿。以首为尾,巨龙回身,以退为进,步步为营。

“哼。”凌翼然轻笑一声,瞥她一眼,想也不想地落子。

他这一手,竟借着月杀那招神龙摆尾,将原本在一角负隅顽抗的白子盘活,白龙乍现,两分经纬,真真翻手为云覆手雨。

“少将军!”门帘一掀,韩硕和韩琦并排走来。

“何事?”月杀放下手中的棋子,正身端坐。

韩硕看了看韩琦,颔首道:“属下有一事不明,还请少将军赐教。”

“请说。”

“大军驻扎在这落日原已有三日,兄弟们早已恢复了精力。”韩琦怒视帐外,“那些荆军小儿日日在寨前叫骂,污言秽语不堪入耳,少将军何不趁此时机一举平定闽关?毕竟我方有十万大军,而诸坚只有五万兵力。”

月杀将两手置于膝上,自有一番威仪,“两位叔叔,可知文氏手中还有多少兵马?”

韩琦和韩硕对望一眼,“属下不知。”

“荆国原有兵力近四十万,其中文氏手中就有二十五万大军。”月杀语调沉沉,似有一种压迫力,“除去在渊城附近进攻的龙家军,我们一路上还将遇到十五万兵马。若再加上他们战时急招的民兵,那便是逾三十万的兵力。如果闽关一战我军硬拼,损失了几万人马,试问进了荆国腹地,又如何面对剩下的敌军?”

半晌,韩琦轻声问道:“可若是这么拖着,就怕还未进入荆国,荆王就已人头落地。”

“那倒未必。”凌翼然懒懒地出声。

“还请殿下赐教。”

凌翼然看了看棋局,开口道:“按说我们是急行军,那诸坚只要守住闽关即可,可是近日他一反常态,主动来寨前叫阵,其中必有蹊跷。若是本侯没有算错,荆国的京畿地区恐怕正在恶战,而且文家并不在上风。所以——”

他转过身,唇边溢出一丝冷笑,“文太后希望外围的援军能早日瓦解,然后收拾兵力北上弑君!”啪的一声,他再落白子,白棋犹如潜龙出海,气吞八荒。

果然,云卿微微一笑,并不诧异。她从棋笥里取出黑子,如壁虎一般去尾保首,一招直插入白龙内腹。

凌翼然黑瞳遽亮,瞅她一眼,又优雅抬手,下出杀招。

“那少将军就打算这么耗着?”韩硕语调微急。

月杀瞥了棋盘一眼,站起身让云卿坐下。他淡然道:“陌上折柳,枝韧反击,欲取之而不得。如今,敌方已躁,花招频频,我军只需静等。不日,战机自现,只需一击,便可大胜。”

韩琦、韩硕对望一眼,齐齐道:“是!”

“这几日营前还真热闹啊。”月杀走到帐外,目光有几分狡黠,“看来荆军休息得很好。”他猛地沉手,布帘落下,将隐隐的叫骂声隔在帐外,“韩硕!”

“属下在。”

“本帅命你从南营中选出一千精兵,今夜潜到荆军大营附近。每隔一个时辰就敲锣打鼓、跺脚踏地,务必要让诸坚以为是我军夜袭。”月杀嘴角划出一个危险的弧度,左颊上的刀疤显出几分戾气,“既然他让我白日里不得清静,那我便要他睡也睡不安心!”

“而且——”凌翼然轻轻放下一粒棋子,偏头笑得怡然,“疑兵一宿,纵使以后再去夜袭,对方也会放松警惕。”

月杀拱手,“主上圣明。”

是夜,荆军所驻的闽关附近突然鼓声大动,喊声大举,如岳摧山崩,震天动地,吓得兵士从梦中惊醒。陡然间,营帐燃起根根火炬,睡眼惺忪的众人披头散发、敞胸露怀地从帐中跑出。

“慌什么!”大将诸坚披着单衣,拎着精钢宝刀走出主帐,身后的士兵一边打着哈欠,一边为他着起铁甲。待他收拾完毕,大声叫道:“陈牧!”

一个高大男子抱拳躬身,“属下在。”

“本帅命你带左军先去迎敌。”

“遵命!”

诸坚接过小兵递来的银盔,将足有八十斤的宝刀猛砸在地,黄土里留下一个深深的小坑。他横眉大吼:“其余人收拾齐整原地待命!”

“是!”众将齐喝。

月黑风高,旷野平静。只听一声雁鸣,暗林中又是一阵锣鼓喧天,刚刚暗下不久的荆军营帐再次亮起灯火。

“娘的!还来!”一群大老爷们儿骂骂咧咧地下地,踉跄两步套好鞋子。

“他爷爷的,老子才梦到婆娘脱衣,又来!”慌慌张张地系上衣带,小跑着冲出营房。

黑云缓缓地从淡月边流过,留下一道浅浅的痕迹。众士兵排队立正,静候指令。

“报!”探子一路小跑,半跪在诸坚身前,“大营方圆十里内未发现敌军踪迹。”

火光跳动,扭曲地映在诸坚的脸上,在他的眉间投上一道暗影。他松开手掌,身边的小兵急急接住宝刀,身体不堪重负地微倾。诸坚怒吼一声道:“回帐睡觉!”

“操他姥姥的。”一名士兵垂下大刀,扯开衣襟,对着南边啐了一口,“一晚上闹了三次,有种的白天来!看老子砍不死你!”

“好了,虎子。”身边一人打了个哈欠,扯了扯他的衣襟,“回去睡吧,折腾了半宿了,怕是不会再来了。”

可是不等天亮,恼人的喧闹声再次闯入梦境。

“娘的!娘的!娘的!”一排男人咬牙切齿地低骂,没好气地爬起。这回只是披了件单衣,拖着鞋子就出了营房。

“第几次了?”一人抬起头无奈地望了望天空,像是已经习惯了惊扰。

两眼无神的战友伸了伸懒腰,“第四次还是第五次?记不得了。”

“他娘的一群孬种!”旁边营帐发出一声怒吼,一个粗壮大汉跺脚大骂,“白天叫阵他不应,晚上尽来破坏老子的美梦!娘的,老子咒你生儿子没屁眼儿!”

“将军……”小兵抱着盔甲跟在诸坚身后,刚要为他着装,只见诸坚大手一挥,这次他连宝刀都没有带出。“如何?”他有气无力地问道。

陈牧抱着拳摇了摇头,诸坚闭上眼,长长地吸了口气,半晌沉沉开口道:“各位都尉速至主帐,本帅有事商议。”

“是!”

天边渐渐亮了起来,一轮红日懒懒地爬起,为草色渐无的闽关抹上一层金黄。明丽的阳光荡涤了黑夜的忧郁,却难以掩饰诸坚眼下的微青。

“乐军师。”一宿未安枕,让他的声音略显沙哑。

一位身材消瘦的布衣男子上前一步,“将军。”

诸坚叹了口气,有些挫败地开口道:“上面又来催兵,这韩月杀又按兵不动,你给个主意吧。”

众人期盼地看向素有“智者”之名的乐余。他微微一笑,伸出两指理了理胸前的衣带,缓缓开口道:“属下倒是有个计策。”

“哦?!”诸坚一下子来了精神,对他这份漫不经心是既恼又恨,迫不及待地催道,“快说!”

乐余举目环视一圈,炫耀似的吐出两个字,“诈降!”

“诈降?”

“是,诈降。”乐余仰首挺胸,表情煞是孤傲,“别看韩月杀连取数州,看似勇猛无敌,其实这战功里水分可是大了去了!”他冷哼一声,一脸鄙夷,“都是顶着前幽降将之名,四处笼络人心,其实是一场大仗都没有经历。”

“嗯,嗯。”众人颔首。

“针对这点,我特地为他张罗了个好局。”乐余斜睨众人,胜券在握,“将军不如选两三个能说善道的士兵冒充前幽人,装作是逃兵去那青军大营。前面的胜仗经历一定让韩月杀对他们放松警惕,让那些士兵谎称知晓我军的重大军机。”他走到诸坚身边,微微倾身,“就说今夜子时粮车路经乘容道,诱韩月杀去偷袭。”诸坚面露喜色,“而后将军带三万兵马埋伏在青军营寨附近,待他分兵抢粮,再一举夺了他的大本营,这叫调虎离山之计。”

“好好!”诸坚拊掌大笑,兴奋地许诺,“军师啊,若大胜,一半军功都给你!”

高爽的秋阳下,午后的原野微微泛着金色。

一想到那人浅眠,醒了后就爱逗她,云卿就气不打一处来,头脑也因睡眠不佳而微微迟钝了些。

“大人,午安啊!”兵士们一个个向她行礼,虽然粗鲁,却不失率性。

“午安。”云卿颔首,见几个人互相推搡着,似有话要说,她脾气颇好地站在那里。

“大人!”

一个小个子被推出,踉跄了两步在云卿身前站稳。他拱了拱手,怒瞪身后,其他人讪笑着。

“何事?”云卿和蔼应声。

小个子抬起头,脸颊涨红,低低道:“昨夜……昨夜大人帐里是不是有老鼠?”

“老鼠?”云卿莫名其妙地看着他。

“嗯,昨儿个小人起夜,听到大人和殿下的帐内传来声音。还听见大人低声咒骂,就寻思着是不是帐子里跑进了田鼠。”

“老鼠……”想到那人的恶劣行径,云卿不禁握紧拳头,冷哼一声,“嗯,是有老鼠,还是只很不安分的老鼠。”

说完,她绕过帐篷躲在角落里静听。

“老鼠?你小子会不会问啊?”拐弯处传来几声抱怨。

“就是,老鼠能笑得那么大声吗?白白浪费了这么好的机会,关键地方都没有问到!”

“就是!几个营的兄弟都等着我们回话呢,这可是关系到全军的赌局!”

赌局?还是全军的?云卿微讶。

“我不会问?!”小个子愤愤大吼,“那你们说该怎么问?”

“应该问是老鼠在上还是他在上,笨!”

云卿脚下一滑,险些摔倒,狠狠吐气,头也不回地疾行而去。近了主帐她探头一瞧,帐里满满的全是人。

怎么,在开军事会议?

云卿悄悄走进,只见地上跪着两名士兵,穿着荆国军衣。她有些好奇地拉了拉韩硕的袖子,瞥了一眼那二人。

韩硕低声道:“他们是前幽遗民,受不了诸坚的苛待,偷偷跑过来投降的。”

座上韩月杀头束白玉冠,身穿青色长袍,双目冷冷一扫,惊得两个降兵低下头去。

众人不语,一时帐内针落可闻。

半晌,月杀朗朗一笑,下座俯身,将二人扶起,“起来吧,都是自家兄弟。”

“将军!”矮个降兵身子颤抖,激动地低泣。他与高个降兵对视了一眼,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看了看周围,面露警惕,“将军,小人有重要军机禀报。”

“哦?军机?”月杀一脸讶异,他看了看众人,微微一笑,“这里都是我的心腹,但说无妨。”

“是!”矮个子急急说道,“我和弟弟原是荆军的仓兵,昨日前面来了消息,说是军粮明晨就要送到。小的想,如果今夜将军派人夜袭乘容道,断了荆军的口粮,那胜利就指日可待了。”

月杀面露喜色,重重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好!好!”随后背手上前,昂然道,“丁浅!”

一名文官从列中站出,“属下在。”

“带他们下去,好生款待。”月杀深邃的眼中闪过一丝精光。

丁浅了然地扬起眉,“是。”

待两名降兵行至身前,云卿伸腿将献计的矮个子绊倒。他疑惑地抬起头,云卿勾唇一笑,用幽国方言道:“包面。”

此话与“抱歉”二字很像,若非幽人,绝对听不出这个文不达意的词汇,可偏偏骗住了所谓的前幽人。

“没事,没事。”矮个降兵自以为是地答道。

云卿不动声色地抱拳,待到两人行远,主帐内突然爆发出一阵大笑。

“妙哉!妙哉!”降将王仲文笑得前仰后合,他倾身向云卿一揖,“繁城一战,众人皆说丰大人善谋,今日一见,果然如此。”

云卿微微倾身,直道不敢。

“是啊,打从他俩进来,属下就觉得有几分不对。”一名年轻军官叉腰大笑,“丰大人以方言巧试,没想到那小子竟然如此应对,真是自作聪明!”

月杀看着她,笑笑地摇了摇头,沉声道:“好了,正事要紧。”

此言一出,众人敛神而立,面色谨然。

“诸坚终于忍不住了。”月杀面露狠色,“那本帅就顺了他的心意,韩琦!”

“末将在!”

“今夜你带一万人马去乘容道,那里必有诱兵。”月杀取出一个令符,“大军不要燃火把,静声夜行。待到看清局势,再用蝇笼阵将他们包围,一网打尽。而后放火烧山,务必要闹得天翻地覆,让敌军以为我大军已落入圈套!”

“是!末将领命!”韩琦接过令符。

“王仲文!”月杀再取出一个令符。

“末将在!”

“本帅命你率北营五万士兵坚守大营。”

此言一出,众人大愕,连王仲文也吃了一惊。在野战中己方大营至关重要,竟让一个前荆将领来坚守,真是出人意料。

王仲文虎目微颤,双手捧过令符,“末将领命。”

月杀拍了拍他的肩膀,“今夜诸坚必派人来偷袭,而且兵力一定不少,王将军可有把握全歼敌军?”

王仲文挺直脊背,目光灼灼道:“必胜!”

“好!”月杀目露赞赏,再道,“韩德!”

“末将在。”

“本帅命你协助王将军守营,记住要确保殿下和丰云卿的安全。”

“是!”

“韩硕!”

“末将在。”

月杀走到桌案边,问道:“昨夜诸坚歇得可好?”

韩硕挑起双眉,“一夜五起,未曾安眠。”

“好!”月杀一拍桌案,锐利地扫视众人,“今夜剩下的各位就随我出营,夺了荆军大营!”

“是!”众人齐声大喝,斗志直冲云霄。

八月十五月儿圆,草衰秋凉夜难眠。

云卿盘腿坐在榻上,静静地擦拭销魂。她瞥一眼正津津有味看着《年丝染文集》的“大老鼠”,虽是一肚子怨气,却不得不赞其胆识。

下午王仲文好意劝说让他出营躲避,这人却说他若不在会让敌军起疑,更重要的是他信得过王将军的本领,定会保他无事。此番推拒让王仲文这位七尺男儿眼眶通红,对他目露敬意。三言两语便笼络人心,他是不是学过妖术?

“怎么?”

这一声让云卿忽地清醒,她这才发现自己已经盯着他发了半天愣。云卿撇了撇嘴,低下头加力拭剑,小声嘟囔道:“没什么。”

“没什么?”凌翼然衣袍轻动,只眨眼的工夫,他便以书卷抵在云卿的下巴上。

“放下。”云卿道。

那双桃花目中带点儿轻佻,迎着烛火眼波粼粼,“若我说不呢?”他微微倾身,淡淡的麝香味扑面而来。

云卿冷笑一声,横握剑柄,银光闪过,纸屑飞起。她吹了吹剑刃上的那根断发,转眸轻笑,柔柔出声道:“不放下,就是这样的下场。”

谁知他非但不惊不怒,眼中反而更起波澜。

“怎么办?”凌翼然眉梢微动道,“好难耐,真是好难耐啊。”

帐外风声大作,一丝丝凉风从缝隙中溜进,顽皮地拨弄着烛火。凌翼然的身影时明时暗,俊美的脸庞时显时隐。

云卿凝神静听,帐外似有脚步声。她持剑而立,屏住呼吸。帘门翻动,秋风带来浓浓的凉意,帐内的烛火忽地被风吹灭。

云卿疾步上前,欲倚门窥视,手腕却被凌翼然拉住,他猛地一扯,将云卿拉到榻上。借着销魂透出的冷光,云卿看清了桃花目中难掩的浓浓兴味,漫溢出来似要将她淹没,不禁微惊。

“杀!”

埋伏在营中的青兵杀出,偷袭者的脚步声忽地疲软下来。鼠儿入笼,该是猫儿行动的时候了。

趁她分神的刹那,凌翼然出其不意地点住她身上穴道。云卿手中剑落,难以置信地瞪大眼睛。温热的气息喷在她的颈侧,帐外金戈铁马,耳边却响起梦呓般的低语。

凌翼然轻轻含住她的耳垂,感到身下人杀气勃发,他的心情却出奇的好。他紧紧搂住她的腰肢,耳语道:“卿卿啊,这样的你,让我好心动啊!”

感觉暧昧的气息吹拂在颈侧,云卿一边暗自运气,一边难止痒意。

“痒吗?”凌翼然低低的笑声传来,她恨恨地磨牙,不愿回答。

“你痒的是身,而我痒的可是心啊。”凌翼然一声轻喟,虽看不见他脸上表情,但能听出这句话是真心的。

云卿心头微急,低道:“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玩!”

“玩?”凌翼然声音冷冷的,像是不满她看不见自己的真心,他轻轻捏住云卿的下巴,与那双喷火的眼眸对视。

“不错,我一开始也以为只是玩玩而已。”他在云卿唇上轻轻软软地一点。

“第一次见面你单纯得让我不屑,第二次路祭你已经目露警惕。看到你的转变,我只是觉得有趣。原本是打算救你的,听到成璧传来你的死讯,我也只是有一点儿遗憾罢了。可是,你不该又招惹我。”

云卿恨声道:“你胡说八道什么,不想死就快放开!”

“难道不是招惹吗?”凌翼然美目亮得惊心,他低下头从她的耳垂吻起,“梦湖一曲,让我心中微动。再见,剑势清狂,让我惊艳。”细细密密的吻蔓延到脸颊,“照桓楼微言,抚松堂献计,让我心颤。”

他含住云卿的双唇,“八月初八,让我心痛。”像要让她感觉那份怜惜似的,他轻吮着,那般小心翼翼。

“啊!”外面惨叫连连,云卿抿紧双唇,慢慢冲击穴道。

“几日同帐,那种心痒难耐真是又痛苦又幸福。好想就这样吃了你,可是若将你变成身下人,锁在宅院里,那又何尝不是一种遗憾?”他语调轻扬,掩不住满满的自信,“你要飞,我就给你一方天地。你要游,我就给你一片海域。”

他贴着她的唇瓣,像是在交换彼此的呼吸,云卿屏息,不愿给予任何回应。他也不动作,只是等在那里,不知过了多久,就在她快要坚持不住时,一条湿软的舌头突然描画在她的唇上,云卿霎时泄气,引得他沉沉一笑。

“卿卿。”凌翼然笑意敛起,将手轻轻地按在她的心口,急得她真气在体内乱蹿。

“在你对我心动之前,你的眼中不能有其他人的身影。”凌翼然霸道地说道,“不然,我可不知道会如何对你。”

喊杀声渐渐停止,“殿下!”韩德领着几个士兵急急闯入,霎时愣在原地,那几个亲兵目露喜色,像是窥见了天大的秘密。

云卿恨恨地瞪了凌翼然一眼,他却笑得得意,轻语道:“其实,比起下面,我更爱在上面。”

穴道在一瞬间被冲破,真气喷薄而出,云卿将他震飞到床下。翻身拎起销魂,直指凌翼然,“我说过后果的。”

他仰起头,舔了舔嘴角,“好味道。”

“你!”云卿杀意渐起,一剑掠过他的颈侧,划出一道血痕。

韩德只身护住凌翼然,对云卿道:“大人,不要冲动!大人!”

云卿一剑削去凌翼然的颈边垂发,微微转腕,销魂低鸣。

韩德赶忙道:“外面都收拾干净了,还请两位快点儿出营,待将军拿下闽关,大军就要北行。”

殷红的血从凌翼然白皙的颈侧流下,在暗夜中凝成一抹艳色,在他的嘴角化成了惑人心魄的笑意。

云卿收剑转身,冲出大帐。

“踏雍!”

灵马驰来,她飞跃而上,策马奔去。营帐间,血流成河,尸骨成山,满是已经死了的和将要死的敌军。白日里还憨厚调笑的兄弟,如今却化为魑魅魍魉,云卿一刀一命,收拾了地上苟延残喘的敌兵。远处的旷野里火光一片,秋风乍起,吹来浓浓的焦臭。

“驾!”云卿一踢马腹,向战火连天处狂奔。

骏马狂嘶,星驰铁骑,狂风入关,功成万里。

戎韬总制笑天意,羽扇从容裘带轻。

万灶貔貅,气吞区宇。

张弥《战国记》云:乱世元年八月十五,青军入关,十万大军仅损百人,神鲲皆惊。龙蛇飞腾,名将出世。闽关大捷,踏破山河。

喜欢月沉吟请大家收藏:(www.shanwuxs.com)月沉吟闪舞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月沉吟最新章节 - 月沉吟全文阅读 - 月沉吟txt下载 - 卿妃的全部小说 - 月沉吟 闪舞小说

猜你喜欢: 田园娇女倾天下春意闹江陵传大红妆听说王爷你克妻鬼医宠妃:病弱王爷很腹黑农门金枝长凤倾颜重生之谓我心悠农女有田:娘子,很彪悍喜盈门帝王爱之一品佞妃重生之二嫁太子庶女攻略暴躁王妃在线种田福晋艳压群芳我全家都是穿来的女官宫阙重深女帝霍敷官剩女公主在线追夫宠妃升职记重生女配逆袭之孤女皇后折扇美人笑反派成了我的童养夫(穿书)摄政王的医品狂妃
完本推荐: 正道潜龙全文阅读极品修真邪少全文阅读透视医圣全文阅读雪中悍刀行全文阅读最废女婿全文阅读网游之轮回主宰全文阅读乡村小神棍全文阅读上古强身术全文阅读我是幕后大佬全文阅读转生眼中的火影世界全文阅读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你全文阅读快穿之炮灰女配逆袭记全文阅读都市最强特种兵全文阅读超级小农民全文阅读绝世药皇全文阅读大官人全文阅读英雄联盟之王者荣耀全文阅读斗罗大陆之最强皮卡丘全文阅读低调高手全文阅读装beta的Omega迟早被标记[ABO]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大秦:登基成为始皇帝凰妃之一品嫡香[红楼]公主自救手册回到农家当幺女诸天福运从斗罗开始签到女神不朽神帝龙象刺客之王最强之军火商人妖怪茶话会此刻,距离融合崩玉还剩72小时!超级兵王混都市大小姐她又美又飒万道剑尊无敌升级王诸天私人梦游快穿之专业打脸指南我本港岛电影人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空战之王太子要罢宫新书姑娘你不对劲啊福运甜妻有空间顶级弃少星际修真的日常诸天苟仙都京地下城方羽修炼了五千年

月沉吟最新章节手机版 - 月沉吟全文阅读手机版 - 月沉吟txt下载手机版 - 卿妃的全部小说 - 月沉吟 闪舞小说移动版 - 闪舞小说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