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闪舞小说 >> 月沉吟 >> 第十八章何惧风刃剪寒霜

第十八章何惧风刃剪寒霜

秋天的风,从草色流苏抖动的地方吹来,金色的风信并没有翻熟麦衣,而是翻醉了士兵的酡颜。

“真够穷的!”马边的士兵嘟囔一声。

入关之后满目凄凉,少有人烟,仿若走入了荒境。云卿勒紧马缰,放眼望去,衰草连天,平芜万里。极目尽野,隐约间看到几缕远烟虚弱地消失在半空中。这就是“一脉入碧云,三水绕春畦”的繁华荆地?

此情此景让人不禁想起了十年前的幽国,云卿轻轻地叹了口气。

看来,荆王失道已久。

闽关不语,大道不语,每一粒尘沙都在上演着一出哑剧。日已西斜,边关的风怎么吹都成调,大帐前黝黑士兵忙着建营。

“卿卿。”

云卿收回视线,走入帐中。只见月杀手捧黄绢、长眉紧锁,连凌翼然也没了往日的邪气,甚是严肃。

“哥,怎么了?”云卿道。

月杀不言,只将黄绢递来。云卿细读,微惊。

“将军。”丁主簿走入大帐。

“丁浅,繁城战报是你写的吗?”月杀的语调略微低沉。

“是属下执笔,敢问有何不妥?”

“把云卿也写上去了?”凌翼然问道。

丁浅眉头微皱,“是,繁城一战多亏了丰大人的妙计,下官自然细心记录,呈给王上。”

结果,青王就赏了她这么个官职,云卿捧着圣旨轻叹。

“怎么?”丁浅小心开口,“将军觉得不对吗?”

“并无不妥。”月杀有些无措,“只是……”

凌翼然连忙接口,“只是丰云卿是我的门客,突然得了个四品郎中,真让本侯惊喜啊。”

云卿闻言拢眉,他不是韬光养晦、敛其锋芒吗,为何将自己纳到他的麾下?

“原来如此啊。”丁浅的眼中闪过一丝可疑的光亮,“事先没有禀报殿下是下官的不是,请殿下恕罪。”

“主簿恪尽职守,又何谈不是呢?”凌翼然以手撑面,笑得坦然,“父王赐给王将军三品武将之衔,主簿就代本侯和韩将军前去道贺吧。”

“是。”丁浅两手捧过圣旨,颔首而退,离开营帐。

待他走了,月杀这才急急道:“主上……”

“竹肃。”凌翼然敛神斜睨,“这丁浅是父王的人。”

月杀大惊。

凌翼然向帐外微微点头,站在门口的六幺机灵地将帐帘放下。他回过身,眼中满是精光,“父王在位二十三年,历经了数次党争。竹肃,你在朝逾七载,可见过上阁陷入泥潭吗?”

月杀猛地瞪大眼睛,摇了摇头。

“不管台阁和束阁怎么斗,父王总是牢牢握住兵权,因此所谓的党争不过是父王制衡的手段而已。”凌翼然轻笑出声,“本侯在识人方面向来自信,这主簿丁浅一定是父王在军营里的耳目。繁城一战后,丁浅将战报呈上,横空出世的云卿一定让父王颇为头痛。”他深深地看了云卿一眼。“云卿究竟是何方势力?这个问题想必搅得父王不得安心,云卿偏偏身分不明,若是给了个军职,恐怕会动摇了上阁的根基。若不给,战时缺才,又未免太可惜。”凌翼然薄唇勾起,“于是便给了礼部典制郎中一职,总管三军军仪,如此一来既不会引狼入室,又可以为他所用。”他桃花眼半眯,“真是一招好棋。”

斜了他一眼,云卿冷冷道:“那为何说我是你的门客?”

凌翼然的俊脸上泛起淡淡的笑意,“你当父王的人失聪,听不到三军的流言吗?”

云卿一愣。

“与其让父王暗查你我之间的关系,不如大大方方地承认,这样还能避免深究,也让竹肃逃过猜疑。”

“乱套了!”月杀猛地站起,“女子当官,这不是荒天下之大谬吗!过几天再战,就报卿卿阵亡,早早了了这事。”

“阵亡?”凌翼然睨他一眼,“刚刚封的四品礼官死在了战场上,竹肃啊,你这是留了舌头给别人咬啊。”他撩起锦袍,优雅地坐下,“你既知道叛乱的杨姓参领分明就是七哥的人,又怎能在这时候出纰漏?若容相在大殿上参你一本督军不严、嫉贤妒能,这次你就算大胜也难掩过失了。”

确实,云卿暗自同意。几次大战均为完胜,若独独死了一个丰云卿,青王就会怀疑哥哥是玩弄诡计,有意排挤。若失了青王的信任,哥哥在这场不见血的夺嫡中便悬悬危矣。

“其实,大谬亦可成为大幸。”凌翼然抬眼看她,目光炯炯,“在朝堂上半年,卿卿,你怕吗?”

又在布什么局?云卿凉凉地看着他,并不言语。

凌翼然自信满满地看了看两兄妹,道:“半年之后,本侯让韩柏青将军的后嗣重站于阳光下!”

云卿怔住。

韩月杀掩饰的不是韩月箫,而是凌翼然的野心。若不是怕母族强大的三殿下和七殿下对他过早地防范,若不是他要韬光养晦、暗布棋局,哥哥怕是不用换了假名。事到如今,欺君已成,韩月杀的身份随时可能要了哥哥的性命。唯一可以解难的便是助允之登上大宝,让韩月箫重见光明。如此一来,她也好放舟江湖,安心离去。

思及此,云卿坚定道:“好,就如你意,我入朝为官。”

“主上!”月杀回过神来,“若被他人发现卿卿是女扮男装入朝为官,那可是欺君之罪啊!”

“竹肃。”凌翼然沉声道,“本侯保她无事。”

云卿走到月杀身边道:“哥哥放心,卿卿有数。”见他皱起剑眉,意欲开口,她忙握住他厚实的手掌,“我们还要以韩月箫和韩月下之名为爹娘报仇雪恨,哥哥忘了十年前在江边许下的血诺了吗?”

月杀深邃的眼中溢出杀气。

他日,必踏江而过。西北望,射天狼!

“将军!将军!”帐外传来急急大吼。

月杀敛神道:“何事?”

帐帘掀开,一名校官冲了进来,“禀报将军,军粮失火!”

“什么?”

随着月杀一路疾奔,当看到黑烟渐淡的粮车,云卿心中稍定。

还好,只是一点儿火星。

“将军,就是这二人!”

被拎起的这两个稚子身形瘦弱,面色蜡黄,眼中流溢出浓浓的恨意。月杀眯起双眼,慢慢地举起右手。两个孩子蜷起身子,害怕地闭上眼。可是月杀只是轻轻地摸了摸他们枯黄的头发,温声道:“多久没吃上粮食了?”

稍高的那个孩子猛地睁开眼睛,从士兵的手中挣扎着落地,“你是谁?凭什么要告诉你?”昂首挺胸,很是倔犟。

“臭小子,竟对将军无礼!”旁边的士兵拿起棍子就要打去,月杀扬起手,止住他的动作,而后低下头,微微一笑,“想吃饭吗?”

“饭?”另一个男孩咽了口口水,满脸饥色。

“狗蛋!”高个男孩恨恨地瞪了他一眼,“忘了你爹咋死的?!”那孩子闻言一愣,向后退了两步,一脸警惕。

“怎么死的?”月杀不恼不怒,问道。

稍高的那孩子踮起脚,瞪大微黄的双眼,奋力吼道:“都是被当兵的杀死的!”

“泥鳅,泥鳅。”狗蛋扯了扯他满是补丁、短得遮不住前臂的衣裳,“再说,他们会杀了俺们的。”

泥鳅甩开他的手臂,冲到月杀身前,又是踢又是踹,“都是你们!都是你们!俺姐姐,俺爹爹,狗蛋的爹爹,都是你们杀死的!坏人!坏人!”

月杀站在那里,不闪不避。夕阳敛起了最后一缕光辉,秋风吹不干孩子眼角的泪滴。

“呜……”刚才还张牙舞爪的泥鳅蜷缩着身体,低低啜泣。

暝色入荒原,士兵们低着头站在那里,像是一个个雕塑。月杀一手提起地上的孩子,沉声道:“起来,吃饭去。”

泥鳅抽泣着抬起头,看不清表情。他牵过狗蛋,小心翼翼地向前走了一步。一阵饭香飘来,月杀转身走向营帐,两个孩子对视一眼,跟上前去。

待走到大帐外,两个孩子手牵手突然站住,向后挪了挪。云卿看着被吓住的两人,善意地笑笑,“怎么不进去?”

两双眼睛闪烁着害怕和紧张,她弯下腰,一手一个将他们牵住,大步走入,“将军,我们来讨口饭吃!”

帐里笼罩着温暖的烛光,桌案上摆着两盘简单的菜,月杀扬起嘴角,笑笑地看着他们,“快过来,今天有炒青菜和土豆肉丁。”

闻言,他们眼中一亮,兴奋地向桌案奔去。月杀盛了两碗满满的白米饭递过去,泥鳅和狗蛋一把抢过来,抓起饭就往嘴里塞。

“慢点儿,今天让你们吃个够。”云卿用筷子敲了敲他们脏兮兮的小手,“记住不能用手!”

两人不好意思地摸摸头,嘿嘿一笑,接过筷子开始扫荡盘中的食物。月杀捧起碗直直地看向他们,似在回忆。半晌,他低沉道:“卿卿后来这样饿过吗?”

云卿偏头看去,烛光下,那双眸子掠过一丝惆怅。她摇了摇头,“没,师傅待我极好。”

“嗯,那就好。”月杀语调轻轻。

云卿心中微涩。

哥哥应是想到了从干州奔命的那段经历,当时后有追兵,前无援军,唯一的鱼油也被烧光。一路上全靠偷粮、挖菜充饥,最困难的时候甚至吃过野草,不过即使在那种情况下,她也没有饿过,因为哥哥总会让她先吃。思及此,一滴泪水从眼底滑出,云卿就着咸涩的泪水吃下一口白饭,心酸不已。

眼见盘子见了底,两个孩子满脸饭粒,月杀这才问道:“你们的亲人是被何人所杀?”

吃得正欢的两人突然愣住,泥鳅放下碗筷,握紧拳头,“是被狗官和贼兵所杀。”

“狗官?贼兵?”

狗蛋抬起小脸,恨恨地点了点头,“俺娘说了狗官名叫潘世宁,要俺一定要记住,要给俺爹报仇!”

“韶州太守潘世宁?”月杀沉思了片刻,“你们的爹娘可是触犯了律法?”

“才不是!”泥鳅小小的拳头捶在桌上,碗盘微颤,“这几年不是蝗灾就是洪灾,家里的田产不出粮食,整个村子都在挨饿。有一天,村里来了一群士兵,说是交不出粮食的人家都要出人去做苦力。”他看了看苦着脸的狗蛋,“俺爹和他爹就被抓去了,过了几天没有他们的消息,我和狗蛋就偷偷溜到做工的山沟。哪知道那根本不是去做工,而是去当箭靶子!”

“箭靶子?”云卿迷惑地皱紧双眉。

“嗯。”狗蛋抹了抹脸上的泪水,“那群士兵追着俺们村和其他村子里的人射箭。骑大马的那个大官还大叫,射准点儿,射准点儿,别浪费了箭。”

月杀猛地拍桌,左颊上的刀疤显得有些狰狞,云卿也不禁握紧双拳。

这不是狩人吗?一群畜生!

狗蛋害怕地藏在泥鳅身后,道:“今天俺们真不是故意的,只是听娘说你们是比狗官和贼兵还坏的坏蛋,俺们才来烧火玩儿的。”说着他拽了拽泥鳅的衣服,呜咽道:“泥鳅,他们是不是打算杀我们啊?给我们吃饭让我们做个饱死鬼,嘴巴里塞着饭没办法向阎王老爷告状。俺不想死,俺不想死,呜……”

泥鳅护在他身前,向后慢退。

云卿又好气又好笑地摇摇头,冲他们招招手,“别怕,我们只是在气那狗官和贼兵。”

月杀敛起怒气,“快过来,还有些没吃完,可不能浪费粮食。”

两个孩子相视一眼,愣了半晌,终是放下了防备,再度靠来。月杀拿起浅盘,将剩下的菜连同卤汁一并倒进了他们的碗里,“你们俩对这一带熟吗?”

闷头狂吃的二人点了点头,口齿不清地说道:“没人比俺们……更熟了。”

“那你们可知通过嘉城的捷径?”月杀漫不经心地问道,实则饱含深意。

荆国地势高耸,由闽关而入渐入高地,挡路的嘉城是韶州的州府,亦是由低入高的关隘。若说闽关是唇,那嘉城便是齿,唇裂齿落,荆国山河便尽在马下。

“有。”泥鳅挑出一块肉丁,美美地吮着舍不得咽下,“可以从飞鸟谷走,很快就能绕过嘉城了。”

“飞鸟谷?”月杀站起身从睡榻那边取出一卷丝绢,云卿放下碗筷看去。只见丝绢薄如蝉翼,上面绘制着神鲲地貌,千山万水一一标明,极为详尽。此图颇大,以至于月杀要折起观看。他修长的手指自闽关向上移到了嘉城附近,半晌,终于发现了飞鸟谷。此地位于嘉城以西,处于两山之间,颇为偏僻。若从这里行军,可以绕过嘉城直入荆国腹地。

“可是飞鸟谷是过不得的!”狗蛋为最后一块肉丁和泥鳅斗着筷子,可终是没有得到,他嘟着嘴,大叫道,“泥鳅最坏了,都不告诉他们飞鸟谷有个黑风寨!”

“黑风寨?”

“嗯,东边有匹狼,搜光我家粮,为虎又作伥,他是潘家郎。”狗蛋敲着空碗,稚嫩的声音在帐内回荡,“西边全是狼,占山便为王,放火在各乡,爱抢花姑娘。”

“那东边那匹狼不管西边满山狼吗?”云卿问。

“才不管呢!听村里的赵秀才说,他们是狼狈相奸。”泥鳅抱着饭桶,将最后一层锅巴也吃了个干净。

“去!”狗蛋抢过饭勺,啃了一大口,“是狼狈为奸!笨!”他邀功似的看向云卿,“这几年俺们村太穷了,黑风寨都不来了,他们尽去打劫来往做生意的。原来俺娘还在村口摆个茶水摊子,指着那些过路的买口水喝,现在可没啥人路过咯。”

月杀将地图折好,重新放回枕头下,含笑道:“天色晚了,你们早些回去,不然家人要着急了。”

闻言,泥鳅猛地看向帐外,慌张跳起,“糟了,糟了!”他一把拉过还在扒桶底的狗蛋,跺脚大叫,“不要再吃了,再晚要挨揍了!”说完,两人一阵风似的溜出营帐。

“哥,天晚了,我去送送他们。”

“嗯,注意安全。”

云卿疾步跟在他俩身后。

越近冬日,天暗得越早。申时未尽,月已升起,纤纤一钩挂在半秃的白桦梢头,好似鬼差冷冷斜睨着人世。两个孩子喘着气,牵手跑出大营,行至一条蜿蜒的石子路,他俩突然停下,仰头望向她。

“嗯,不用送了,我们很快就进村了。”泥鳅踢着地上的石子,显得有些拘谨。

半晌,他抬起头,鼓足勇气大声说道:“你们是好人!”说完,拉起狗蛋头也不回地向前冲去。

目送着两个矮小的身影消失在起伏的山丘上,云卿的嘴角不自觉地扬起。

“嗯……”不远处传来人声,她摸上腰际的销魂,小心地走入白桦林,脚下一软,向后退了两步。地上竟散落着几具尸体,三男两女,其中还有一个和彦儿差不多大的稚童。男人或是匍匐,或是仰卧,颈间腹部布满刀痕,两眼上翻,均是死不瞑目。不过相较之下,女人则更是凄惨。年老的那个衣衫不整,是被割喉而死,而年轻的那位则近乎赤身裸体,身上满是抓痕和牙印。

刚才那声音是她发出的吗?

云卿抱着一丝希望蹲下身,两指向年轻姑娘的颈侧按去。没有动静,就在她欲撤手之时,指腹突然感受到微弱的脉动。

还活着!

云卿脱下外袍为她遮住身体,向军营飞奔而去。

“丰大人!”不理站岗士兵的行礼,云卿急匆匆地蹿进军医的帐篷。

“大人!”陆明已脱下外衫准备就寝,“这是?”

云卿将那女子小心地放在榻上,急道:“快!快!她好像还活着!”

陆明小心地掀开衣角,露出一大片雪白的肌肤和一张染尘的俏脸。“女的?”他惊问。

“嗯。”云卿点头道,“不管是男是女,先救了再说!”

“好。”他坐下切脉,眉梢微动。

“怎样?”

“脉象微弱,不过暂无性命之忧。”陆明解开衣袍,赤裸的女身让他微微一怔,“这……”他面色尴尬,清了清嗓子,“劳烦大人打盆水来给她净净身。”

“好。”云卿出了医帐,向巡夜的士兵要了盆热水。再入帐中,只见陆明摇了摇头,一脸惋惜。她取出汗巾浸湿热水,小心翼翼地为她擦拭身体。

“可怜!”陆明叹了口气,“处子之身惨遭蹂躏,就算是救得了身也未必救得了心啊。”

云卿动作一滞,心痛地看着她,脑中浮现出画眉那道纤细的身影。她攥紧汗巾,热水滴落在那女子满是伤痕的身上。

不能再有一个画眉,活下去,一定要活下去。

她咬牙想着,默默地擦去姑娘大腿内侧的血渍,拭去一个个耻辱的痕迹。

帐内静悄悄的,微黄的灯火映在那女子丰润的身子上,留下了一片片暗影。这姑娘单看面容竟有七分神似云都二美之一的董慧如,云卿不由愣住。

“陆大夫。”云卿低低出声,“今个儿我就留在这里照顾她,麻烦你去将军的帐里帮我打声招呼。”

自从闽关一役后,她便搬进了哥哥的主帐,就算是人来人往、难以安寝,也总比睡在那痞子旁边好。

“是。”

男人堆里来了一个如花似玉的美人儿,军营里像是炸开了锅,夜里急病泻肚子的士兵猛增。披着自家哥哥送来的棉袍,云卿守在榻边,这女子像是感受到众人的偷瞥,抑或是陷入了噩梦的纠缠,娥眉微蹙,双目紧闭,朱唇中发出轻轻的呻吟。

“这娘们长得好标致,天仙似的人物。”一个士兵色迷迷道。

“嗯哼!”云卿不满地清了清嗓子。

士兵忙赔笑道:“丰大人真是好心,这以后定有好报,说不定能娶一个比她还美的老婆!”

“别贫嘴了。”一旁的士兵向他使了个眼色,随后朝云卿欠了欠身,“夜深了,小的们就先回去了,大人也请早点儿休息。”

夜深了,从帐底偷溜进来的风更显寒意,陆明倚在另一边的榻上,轻轻地打起了呼噜。云卿为她掖了掖衣角,“呃……”榻上那人红唇微启,只见她柳眉紧皱,一双杏眼缓缓睁开。她惊恐不定地掀开衣袍低头一瞧,亮眸陡然失去了焦距,奔涌而出的清泪冲刷了仅有的一丝生气。

“姑娘!”云卿俯身看她,只见她脸上没有一丝表情。

“姑娘!”云卿摇了摇她的肩膀。

四野悄然,凄风厉厉,仿佛置身无人的坟地。那姑娘好似被抽光了魂魄,不知过了多久,杏眼中闪过一丝狠色,她直起身不顾一切地向榻角撞去。

眼见冬至前夜的那一幕又将重演,云卿又哀又怒,狠狠扇出一掌。

啪!清脆的一声,那姑娘趴倒在榻上,青丝散落了整个背脊。

“就这点儿出息!”云卿愤愤大叫,声音在医帐里回荡,“怎么?在埋怨我为何救你?在怨天怨地怎么没让你当场死去?”

“大人!”陆明起身,急急劝道,“大人莫气!莫气!”

云卿不理不睬,继续骂道:“白桦林里还有四具尸体,他们是你的亲人吧?”

闻言,姑娘的身体微颤。

“血海深仇在身,而你却要舍弃亲人奢望的生命。若是真念着他们,就勇敢地活下去,用双手埋葬仇人的明天,埋葬自己耻辱的记忆。若因遭受凌辱而自尽,那我就清楚地告诉你,”云卿冷哼一声,说出近乎残忍的一句话,“女人,你这是在逃避!”

她转身,一脸泪痕,惊异掩盖了眼中的绝望,愣怔在那里。

“想死还不容易!”云卿从腰间取出销魂,扔到她身前,“要抹脖子,我决不拦你,省得要死要活的看着烦心!”

她纤细的五指颤颤伸直。

云卿微僵,终是选择了黄泉路吗?

只见她藕臂轻举,销魂的冷光射在凄婉的脸上,为那双楚楚动人的泪眸染上了一抹坚定。

“啊!”她一声惨叫,举起销魂。

云卿哀痛地转过身。

只听刷的一下,并不是血液喷涌的声音,云卿回身一瞧,一把青丝飘落在地。

她捧着销魂,匍匐在榻上,“多谢恩公救我性命,多谢恩公一掌将我扇醒!”

“你能想明白就好,不必谢我。”云卿欣慰地点了点头,取过销魂束在腰上,“敢问姑娘姓甚名谁,家住何方,还有无亲戚?”

她蜷缩身体,将每一寸肌肤都裹在衣袍里,颤声道:“小女子姓郝,乳名盼儿,原籍是青国的云都。上个月家父仙逝,我带着年幼的弟弟准备去嘉城投奔姑姑。可到了城里才得知,姑姑前些天刚刚病逝,姑父一家也不愿收留我们姐弟,于是便准备打道回府,再图后路。”

她泪落如雨,如丁香含愁。

“今日午后我们一行刚路过城外的林地,就蹿出来一伙贼人,他们……他们……”樱唇被生生咬破,鲜红色血滴为暗夜添上了一抹诡异的艳色。她发泄似的以额敲榻,短了半截的秀发覆盖在脸上,让人看不清面容,只能听见压抑的抽泣。

阴阳两隔泪凄凉,何惧风刃剪寒霜。

待到秋逝冬去后,春雨淡染一枝香。

喜欢月沉吟请大家收藏:(www.shanwuxs.com)月沉吟闪舞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月沉吟最新章节 - 月沉吟全文阅读 - 月沉吟txt下载 - 卿妃的全部小说 - 月沉吟 闪舞小说

猜你喜欢: 盛世荣宠庆霖旧事录帝王爱之一品佞妃莽荒求生录娇女种田,掌家娘子俏夫郎盛嫁无双之废柴王爷神医妃嫡女策:殿下,药不能停剩女公主在线追夫黄泉重生女配逆袭之孤女皇后花瓶女配开挂了皇恩穿越之凰妃要改嫁女官摄政王的医品狂妃天才儿子腹黑娘亲桓容盛世荣宠之娇妃难养一路繁花庶女攻略药香农女有点田鬼医宠妃:病弱王爷很腹黑反派成了我的童养夫(穿书)丫环笨笨重生嫡女本为凰女帝霍敷官
完本推荐: 最强保镖全文阅读女总裁的超级保镖全文阅读异世傲天全文阅读五零俏军嫂养成记全文阅读快穿女配:男神请躺好全文阅读转生眼中的火影世界全文阅读北宋大丈夫全文阅读大周皇族全文阅读诡域档案全文阅读异能特工:军火皇后全文阅读极品桃花运全文阅读战帝宠入骨:娘娘太撩人全文阅读贵女毒心:邪王嗜宠无下限全文阅读大明武夫全文阅读地府朋友圈全文阅读费先生,借个孕全文阅读我的绝色美女房客全文阅读至尊医道全文阅读第一纨绔:暗帝,来战!全文阅读乡村种田高手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洪荒之逆天妖帝带着系统来大唐第九特区特种兵之死神教官我在明末有套房玄尘道途从斗罗开始签到女神孩儿们随我称霸封神大秦:开局邀请祖龙造反影帝偏要住我家神医狂婿茅山鬼王仙尊的奶爸人生隔山海韩娱之崛起九品仙路此刻,距离融合崩玉还剩72小时!仙界赢家超级龙婿大唐:天牢签到三年,李二求我出山!即鹿月下夜神捡个世子来冲喜孤城重启大周仙吏姑娘你不对劲啊戏鬼神穿书后她在七零当团宠大佬伏天氏大医凌然

月沉吟最新章节手机版 - 月沉吟全文阅读手机版 - 月沉吟txt下载手机版 - 卿妃的全部小说 - 月沉吟 闪舞小说移动版 - 闪舞小说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