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闪舞小说 >> 月沉吟 >> 第二十章谁与争功千载后

第二十章谁与争功千载后

成原,位于荆国京畿地区西南边缘,堪称王都前院。有着“神鲲第一河”美誉的乐水便是发源于此,蜿蜒而下流经翼、梁、雍三国。此间海拔颇高、地势开阔,远望之,云落长空连孤烟,平野无山尽见天。俯身拔起一根衰草,细细赏玩,心中长戚戚:成原古来皆战场,尘土浸血,连这草根也生成了红色。

寨门前,一名兵士手拿一支红色羽箭急匆匆地往主帐跑去。

月杀从箭头上取下一片暗纹绢帛,他展开一看,对众将道:“是战书。”

“战书?”

“这战书来得挺快啊。”

月杀将绢帛传于下座,背手而立,“小莫。”

“属下在。”

“在嘉城放粮时,本帅隐约听你说起那盐粮车上都刻着同一家商号的名字,可有此事?”

“是!”小莫拱手答道,“过境不扰,开仓放粮,属下和底下的弟兄在执行命令时发现,韶州官仓里堆的都不是官粮。”

不是官粮?云卿心底起疑。

“粮和盐都是出自民间商号,管粮的小吏也说不清来历,只知道是家柳姓商户送来的。”

“柳姓商户竟能负担起嘉城三万守军的盐粮?”云卿讶异道。

“哼。”座上凌翼然握着一把玉扇,冷笑道,“负担的,怕不止是嘉城一处。竹肃也猜到是谁了吧?”

月杀微微颔首,“是。”

见众人不解,凌翼然道:“普天之下又有几家柳氏富可敌国呢?”

“慕城柳氏!”一将拊掌大叫,众人恍然大悟,下一刻愁色便染上了他们的眉梢。

“何故如此担忧?不就是一方富贾嘛!”云卿不解地看向上座。

对上她的美目,凌翼然淡淡一笑,“慕城柳氏乃梁王钦点的御用商人,总揽西北盐粮,可以说是权倾一国的巨贾。”

这么说,柳氏援助文氏就等于梁王也站在文太后那边了,云卿揣测着。

“上月柳家主事柳伯年仙去,当家人一位也传予了他的第三子。”凌翼然目光深沉地看向她,“该子不仅精于商事,更在江湖上颇有地位。”

云卿眉头微动,惊讶地瞪大眼睛。

“不错,此人别号多情公子,正名寻鹤。”

柳大哥如今已是敌人了吗?云卿一时惘然。

“怪不得文涂小儿敢派人来辕门射书。”韩硕握紧铁拳,“原来是有了梁王撑腰!”

“哼!怕他作甚!”韩冬年少气盛,拍腿而立,“来一个杀一个,来一双杀一双!既然梁国竖子敢来送死,那咱就收下他们的小命!”

“对!”帐内群情激奋,“韩家军的军谱里从来没有‘怯战’二字!”

月杀一举长臂,周围渐渐安静下来。“众位……”他沉沉开口,“自入荆以来,我军战无不胜,气势高昂,可是骄气也越发重了!”

声如晨钟,震得众将含愧坐下。

“若不是雍国微乱,镇北的明王被急急调回南都,此行会如此顺利吗?”月杀沉声道,“入闽关以来,碰到的都是小股敌军,人数远在我军之下,理应胜之。而如今我们将碰到的是外戚主力军,人数不下二十万。”

云卿心中咯噔一下,二十万……

月杀道:“既知柳家为文氏提供盐粮,那就说明梁王是尽全力以助外戚,梁军已是近在咫尺!”

秋风撩动布帘,发出沉闷的低响,帐内一片寂静。

“梁王刘洵年方二十五,性格怪异,嗜书如命。”凌翼然靠着长椅,扫视下座,“此番荆王弑舅杀妻,怕是犯了这位循规蹈矩、尊长守礼的梁王之忌。若他倾举国之力以助之,那便麻烦了。”

忧虑之情蔓延在帐中,众将沉默不语。

“不仅如此,”凌翼然直视前方,“荆国此次内乱,负责镇守成原以东闾关的骠骑将军元腾飞一直按兵不动。他若是得知文氏得梁王鼎力相助,怕是会投奔外戚,在大战中来一个锦上添花。”

“五万。”月杀接口道,“元家还有五万精兵。”

凌翼然声音低沉,“更何况,翼国那十万大军至今还静等在渊城以北,迟迟没有表态。而眠州……”他灼灼地望着云卿,“定侯亲率五万青龙骑,一路疾行前来协助文氏外戚。”

她脑中嗡嗡作响,摇摇晃晃地向后退了两步。

不,不可能……修远他不可能……

云卿拧紧眉头,心像被掏空了似的,久久不能呼吸。修远,若是战场相遇,将如何面对?

“九万对五十五万,众将可还有信心?”

“有!”

“以少胜多,这才是爷们!”

一声声似从远处飘来,未至心间便已散去。修远,她默念这个名字,胸中闷闷,心头涩涩。恍惚间,手中塞来一片绢帛。她长长地吸了口气,翻开这封战书。秋风卷帘而来,吹得她眉梢凉凉。

“闽关之耻,嘉城之恨,不破青军有何颜?八月二十四,与将军会战于成原。荆国监国大元帅文涂书。”

夜深了,云卿在床上辗转反侧难以入眠。帐内还燃着一星烛火,光影在秋风中摇曳跳跃,好似她的心境,也好似……

她坐起身看向帐外那个背手而立的高峻身影,披上外袍,静静地走到他的身后,抬首望向苍穹。今宵无月,夜幕沉沉压近,好似伸手就可触到天上的繁星。

“你没出世之前,娘问我,箫儿,你想要个妹妹还是弟弟?”月杀抬首望向长空,沉入回忆。

“哥哥如何答的?”

“弟弟。”月杀笑道。

“哦?”

“弟弟,可以陪我骑马打仗,可以一同上阵杀敌。当时,我是这么回答娘亲的。”

“我也可以。”云卿不满地嘟起嘴。

“嗯。”他转过身,“卿卿从小就很聪明,也很坚强。我实在难以想象像你那么小的孩子怎么能活下来的,还好,你活着。”

“哥……”云卿眼眶微湿。

兄妹俩并肩立着,看着旷野低云。成原的夜似乎永远与月无缘,似乎永远哀戚。

“哥。”

“嗯?”

“想彦儿了吧?”云卿道。

“嗯。”

“也想嫂子了吧?”

他转过身,遥望星空,并不言语。

八月二十三,亥时,大战在即。

“韩琦!”月杀再无儿女情长的欷歔,取而代之的是浑厚果决的命令。

“末将在!”

“本帅命你率北营两万士兵拖住敌方右翼,虎啸右将军赵令志虽然英勇善战,但生性自大狂妄。”月杀取出军令,“不可硬攻只可智取,都尉可佯败,将敌方右翼引入离恨坡,此处有茂林灌木。藏身于此,大军取之不易。而后分队伏击,将对方诱进离恨坡后的簸状谷地。”他指了指地图,目露寒光,“本帅事先命人查看过,这里山势陡峭,石壁平滑,攀爬不易。待会儿火头军会将鱼油柴木准备齐整,到时只要一把火,便可少了他五万右翼。”

云卿脑中闪现出射月谷的惨景。

月杀凌厉逼视,“就算是天不助我,突降暴雨,也要将他们杀干净!”

“是!末将领命!”

“韩硕!”

“末将在!”

“开战后,你所率领的南营面对的是敌方左翼,龙威左将军包芸年少刚猛,正面力拼恐要吃紧。”月杀抬起头,星目微眯,“年前本帅命你操练的祥云阵,南营操练得如何?”

祥云阵?云卿眼眸一亮,那不是哥哥和嫂嫂的定情之物吗?

“已是收放自如!”韩琦朗声答道。

“好!就用此阵吞了他的五万左翼!”

“是!末将领命!”

“其他人与本帅镇守中军,不管剩下的是十万还是四十五万,都不可再将主力分散了。如今只得……”月杀看向银甲,眸中冷光毕现,“死战!”

“是!”豪气直冲九霄。

待众人领命出帐,云卿才慢慢走近正在着甲的哥哥,“将军。”

他扣上腰间的兽带,“嗯?”

云卿道:“只要给我两千兵马,即可缓解将军十万隐忧,另加歼灭数万敌军。”

烛火跳动,小莫手中的银盔落地,月杀不可置信地看过来。

光影缭乱,云卿指着帐上的地图,轻声道:“今日听众将议事,梁国十五万大军正从西北奔来,而翼国十万精兵则在成原东北两百里,这两军皆要渡过乐水才能达到成原。”她指了指图上的黑线,“给我两千精兵,只要在梁军过河时掘了成原坝,即使灭不了他十五万大军,也可减少敌军主力。”

数道目光直直逼来,她淡淡一笑,“翼军和梁军不同,敌我不明,若一并淹了,以后恐生事端。坝上放水,尽没下游,为的只是阻缓翼军过河而已。此后能否将这不明势力收为我用,就要看将军能不能以少胜多了。”

月杀斟酌了一番重重点头,“好!”他招来亲卫小莫。

“将军。”

“从飞虎营里抽调两千精兵交与丰大人。”

“是!”

“慢着!”月杀深深地望着小莫,一字一句重重说道,“你记住,一定要保证丰大人的安全!”

“是。”

“云卿。”他转过身,两手放在自家妹妹的肩上,“掘完大坝,不论战况如何,你都先给我回到嘉城去,明白吗?”

云卿抬起头看到他眼中的忧虑,轻轻颔首,“嗯。”

“韩将军。”坐在那儿听了许久的凌翼然道。

“殿下。”

“本侯有事要出营一下。”

“殿下!大战在即,请您三思而后行。”

凌翼然久久凝望云卿,随后勾起薄唇,优雅转身,暗夜中飘来轻缓却不失自信的话语,“本侯去找元腾飞借五万兵力,助你大破敌军。”

“报!”大吼声从辕门外一路飘来。

“慌什么!”帐内一声不满的低吼。

“禀报将军,营外来了一人,自称是青国宁侯、监军九殿下!”小兵跪倒在地。

“什么!”布帘撩起,骠骑大将军元腾飞立在门前,他瞪眼看向黑漆漆的远处,半晌方才开口,“他带了多少人来?”

小兵抬头偷瞥了自家将军一眼,道:“一人一骑,只身前来。”

“哦?倒挺有胆量的。”元腾飞僵直的背脊骤然放松,冷笑一声。来当说客的吗?他倒要看看青国的九殿下是何等人物。“领到主帐来!”

“是!”

元腾飞看着眼前这人,竟被震慑得难以动作。明明是面带春风,却一身不容抗拒的帝王气概。青国的九殿下,是一个让人不禁想俯身跪拜的大人物。多年之后,元腾飞依然记得那最初的一眼,偷偷得意自己直觉的准确,暗自庆幸自己早早地归附了元初帝。

“元腾飞元大将军?”凌翼然俊目微挑。

这一声像是解开了定身咒,元腾飞这才回过神来,弱弱地开口道:“啊,元腾飞见过九殿下。”

凌翼然微微一笑,撩袍坐下,指了指下手,“坐。”

元腾飞坐下,清了清嗓子,挺直腰板,强作镇定地问道:“大战之前宁侯只身前来,不知有何事?”

“何事?”凌翼然似笑非笑地看着他,“本侯还以为将军已经知道了。”

元腾飞站起身,不安地握紧拳头,虚张声势地一甩袖,“殿下若是来做说客,还请早回吧!”

“哈哈哈……”帐中突然响起朗声大笑,元腾飞没了刚才的狠劲,诧异地望着笑得前仰后合的凌翼然,强忍住心中的迷惑并未开口。

半晌,凌翼然坐直身子,打趣地说道:“人说元大将军秉性憨直,今日一见果然如此。”他啪的一声打开玉扇,“若换成其他将帅,定不会如此仁慈。将军你猜,他们会怎么做?”

元腾飞皱紧眉头,口虽不答,眼中却闪烁出浓浓的疑惑。

凌翼然柔柔一笑,“他们定会擒住来人,割下首级送与文氏。”说得清清淡淡,好似事不关己。

“哦?有意思。”元腾飞挑了挑浓眉,重新坐下,目露凶光,“听了殿下的提议,本将还真动心了。”他抽出腰间的长剑,直指凌翼然。

凌翼然斜睨一眼,笑得随意,“本侯学过命相术,最喜欢替人算命,不如为将军算上一次?”

“哦?”元腾飞动了动利刃,“好啊。”

“将军将本侯的首级割下送与文元帅,而后在成原之战中大破青军,威势如天,功高权重。而后文氏如愿弑君,有着文家血统的年幼太子登上大宝。幼主念及将军大功,恐怕会封将军为振国大元帅。一时间,将军,不,”凌翼然瞧了瞧暗自得意的元腾飞,“是元帅,元帅辅佐幼主,声势直逼文家。”

一番话美得元腾飞心底像灌了蜜似的,贼甜。

“有句话说得好: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凌翼然继续说道,“元帅功高盖主,手握重兵,不久就会被文太后以一个莫须有的罪名捉拿下狱。嗯,什么罪能顺了文太后的心呢?”凌翼然用扇骨敲了敲下巴,“啊!图谋篡位,其心可诛。”漫不经心的一句话将元腾飞从美梦中惊醒,他怒目相向,凌翼然视若无睹,在寒夜里幽幽地扇起凉风,“而后诛连九族,元帅,啊,不,”他挑眉轻笑,“是罪人,元罪人被车裂而死。”

凌翼然目含笑意,两手微微发力,只听啪的一声,玉扇被从中折断。

元腾飞心中咯噔一下,面色惨白,手中的剑微微颤动。

“将军!”帐外传来一声催促,“时间差不多了,您看……”

“哦,将军还赶着会师吗?”凌翼然微微一笑,“将军切莫耽误大事,快点儿下手吧。”说着将颈脖向前凑了凑,“待到一年后,本侯定在地府摆一桌酒席为将军洗尘……”再向前一挪,剑刃划破肌肤,肉下渗出血滴,鲜艳饱满,妖冶得惊心。

元腾飞手一颤,宝剑落下。

“将军,文元帅派人来催了!”帐外低叫。

“混帐!急什么!”一声大吼,显出他不稳的气息。

凌翼然凉凉地看着有些愣怔的元腾飞,冷哼一声,“到时候,本侯倒要看看将军是何种下场。”修长的手指一松,折扇落地。

玉碎,不全。惨惨,入心。

元腾飞开口:“若是殿下,殿下会如何呢?”

凌翼然嘴角似有似无地勾起,站起身,轻声道:“锦上添花不如雪中送炭。”十个字如小锤一般,敲在元腾飞的心间,他不断低念这句话,慢慢抬起头,入眼的是那双洞若观火的眸子。

“二党相争,不怕你站错边,而怕你不站边。先前将军按兵不动,怕是将两派都得罪了。”凌翼然叹了口气,“如今又选错了边,这真是雪上加霜啊。”

“将军,”帐外急急开口,“元帅主营的号角已经吹响了!”

元腾飞拾起地上的剑,猛地掷去,“滚!”

帐内跳跃的烛火映在凌翼然的脸上,竟泛出艳光缕缕。

“请殿下赐教!”元腾飞抱拳道,很是恭敬。

“本侯若是将军,定会在成原一战中身先士卒、高举王旗,与青国韩月杀将军并肩作战。”凌翼然气定神闲地说道,“别看文氏猖狂,须知韩家军向来有神兵美誉,弹指一挥间,敌军败局已定。而翼国和眠州都是外兵,想要有所作为实在不易。借民心所向,以勤王之名,四两拨千斤,将军一日功成,踏入京畿。到时,文氏诛灭,四野不稳,荆王必倚仗将军。既无外戚之力,将军挟御座以令诸侯,可谓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只手遮天,权倾朝野。”薄唇诱惑似的勾起,“又何愁性命?”

元腾飞一颗冰冻的心再次回暖,他微微颔首,目流感激。再看那人笑比春花,一脸狡黠。

坝上阴风呼啸,云卿看着散落一地的尸首,心中冷寒。

“大人!”小莫拎着刀快步跑来,“都清理干净了。”

“嗯。”云卿踩在温软的人身上,沉沉道,“现将上游的那些破船和我们带来的草包抵在坝口处,然后让兄弟们掘土。”

“是。”

“记住,留下坝源不要动。”她再补充一句。

“属下遵命。”

迎着夜风云卿深深地吸了口气,鼻腔充溢着浓浓的血腥味。修罗啊,夜半修罗,了无大师若知她今日手刃无数,怕是后悔送她这串紫檀佛珠了吧。

云卿摸着手腕,转眸遥望苍穹,银河浓淡,微云暗渡,星与星纠结在一起,心与心隔岸相应。

修远,不会的,你我不会为敌,不会……

黑暗中,她耳边传来湍急的水流声。几番雨过,秋水暴涨,这一掘冲去的可就是万人性命。云卿弯下腰,将手浸在冰凉的乐水中,寒意顺着经络一直流入心底。不知过了几时,只听一声低唤,“大人,一切都准备妥当了。”

“好。”她直起身子,手已经冻得麻痹,“待会儿听我号令,再行决堤。”

“是。”

西风在成原上肆意呼啸。天上的星被越吹越暗,时间从指尖流逝。突然下游水声大变,半明半暗的夜色中,隐隐可见远处零星人影。

“大人?”小莫倾身低问。

云卿举起右手,示意不动。先前渡河的不过是小股敌军,若此时放水,只能淹几个虾兵蟹将,只会打草惊蛇。脚步声越发沉厚,水声渐乱。她这才对小莫细语道:“让弟兄们开始掘坝源。”

“是。”

过了一刻,铁甲铮铮,马蹄嘚嘚,下游噼啪作响。

“大人,坝源已经掘尽。”

云卿默默颔首,看着坝口的破船草包在汹涌的水流中颤颤巍巍。啪!一艘渔船被冲裂,粗陋的矮坝被湍急的水流戳穿了一角。大地似在震动,梁军主力近了。她心中有些紧张,目不转睛地盯着坝口的水势。渔船一艘艘地被冲裂,半刻之后,就在下游扬起惊夜动星的踏水声时,乐水终于冲破了最后一道防线。狂肆的洪潮像千军万马奔腾而下,发出震天动地的吼声,黑夜中溅起暗色的泡沫。

“啊!”下游惨叫连连,骏马悲嘶。仿若堕入十八层地狱,身感阴风肆虐,耳闻万鬼齐哭。

“撤!”云卿翻身上马,将惨景置于脑后,就算是身负血债,冤魂索命,她亦不悔!

颊边略感寒凉,她驱马狂奔,奔至岔道口,突然停住。

“大人。”小莫道,“去嘉城该往左边走。”

云卿不言,望向主战的成原。

“杀!”

山呼海啸般的嘶吼将大地惊醒,将夜色冲淡,她长吸一口气,胸中充溢着凉秋的味道。

再次死战,怎可退缩?

再次失去,怎可独活?

云卿一踢马腹,“驾!”

“大人!大人!”

踏雍狂奔,如风驰电掣。穿越凉夜的阻拦,拨开浓雾的衣角,终于来到了成原的边缘。晨光熹微,她立于高岗,看着两军分作三股,缠斗在一起。不多久,敌方右翼像一股洪流冲得青军左翼节节后退。张狂的右翼像脱了缰的野马,向深处追去。诱敌深入,看来第一步成功了。

再看另一边,青军右翼向东边撤,将敌方左翼拉扯到一处开阔地带。而后阵势突变,好似祥云一朵,变幻莫测,难以预判。最后就只剩中军了,十万对五万,他们竟利用人数优势形成包围,打算一口吃掉吗?朦胧中,看到韩氏帅旗迎风招展。听到身后小莫渐近,她飞身而起,“帮我照顾好踏雍。”

“大人!”

云卿御风东行,飘入战地,眼中只有那面帅旗。待近了,才看到月杀的坐骑已被砍断四蹄,在地上不住抽动。他手拿银枪在阵中挥舞,周围亲卫皆是浴血奋战,不落人后。

秋风凉薄,尘沙飞起,暗淡的天幕下,一切浓重得好似油画。

眼见一支冷箭飞向月杀毫无防备的身后,云卿脚下发力,翻身而落,她一把抓住箭羽,内力奔泻,震得周围敌兵纷飞。

“卿卿!”月杀一挥长枪,挑落一众荆兵,“你怎么……”气得是深眸流火,刀疤微颤。

云卿扶着他的宽肩,旋身而上,踢落来袭的士兵,低语道:“哥哥不是想要一个能骑马打仗、上阵杀敌的弟弟吗?”她落地无声,回首一笑,“将你的身后交给我!”

月杀横枪扫过,周围血肉横飞。那双深眸粼粼颤动,迸出希冀之光,“卿卿,我们要活下去!”此言在耳,如回射月谷。

云卿用脚挑起一支铁枪,和他贴背站着,扫视一圈,“今日,便用韩家枪法解决你们!”

“啊!”壮胆似的大吼,数十人齐齐扑来。云卿寻着记忆,脑中浮现出爹爹的英姿,一招一式潇洒从容,举止间有说不出的霸气。她两手斜举,枪挑八方,昂首挺胸,杆打身旁。

乱战中瞥见月杀肯定的目光,她轻轻一笑,配合着他的步伐,舞动身体,游走四下。兄妹贴身而动,一阴一阳,枪从腋下起,尖自腕间出,猛然偏首,“哈!”同时大吼,长枪借着出手的惯性围身飞舞。银亮的枪头穿过一具具躯体,枪尾迎着寒风来回轻颤,云卿张开虎口,一把握住从月杀手中飞来的长枪。二人相视一笑,“游龙摆尾!再来!”

幼时的记忆像出闸的洪水在脑中奔流,爹、娘,卿卿终于长大了,终于可以和哥哥并肩而战了。

刀光剑影之中,夜终于走到了尽头。晨光从前代的孤冢中,从黑暗的乱世里,从绝望的边缘处,缓缓向她走来。云卿撑枪而起,枪身落地反弹,云卿以气催动,一招虎跃深涧,横扫敌寇。

“杀!”

周围鲜血飞溅,乱战一片。云卿用指尖抹去溅来的血滴,带着嗜血的兴奋,银枪飞扫勾去个个冤魂。谁说地狱之门只在子夜开启?其实,有阳光的地方就有阴影。

修远,你说过陪我。她挑起一个血影,在心中暗道:而我在地狱,等你。

四野震动,马蹄声狂乱。天边飞来一朵“黑云”,浓重沉厚,似要将旭日遮蔽。

“元帅你看!”亲卫遥指,文涂远视。

“元帅,是眠州的青龙骑!”

果然啊,不愧是盐铁冠绝天下的眠州,五万铁骑皆为宝马,每兵每士皆着宝甲。怪不得眠州能独立于神鲲数百年,游离于三国不趔趄。青龙骑出,天兵突至。以一抵十,不在话下。

“好!”文涂拊掌大笑,“大开中军,放青龙入阵!”

“少主!”身穿黑铁宝甲的宋宝林紧紧跟在只着锦袍的主子身后,一举猿臂,“成原到了!”

夜景阑冷凝凤目,一抽短鞭,烈马狂奔,只身奔于阵列前沿。

“驾!”宋宝林看着前面那道清冷挺拔的身影,不禁暗叹。如果说八年前平乱,少主是凭着年少轻狂、决绝狠戾而气霸八荒,那八年后少主则是凭借内敛冷绝、奇谋巧略来横扫成原。眼见文氏分开中军,欢天喜地地将青龙骑迎入阵心,宋宝林不禁朗笑。先是一封书信,就让我军不失一兵一卒便踏破金关,再是假意相助,便让文氏小儿自开家门引虎入阵。少主真是好手段!

“青龙骑!”

“青龙骑!”

被围住的青军将士纷纷举目,望着呼啸而来的黑甲军,抹去脸上的鲜血。

“娘的!今天可算是爽了!”

“这样死,也不算窝囊!”

“嗯,总比死在荆兵手下强。”

“就让老子尝尝天兵的滋味吧!”大胡子一刀砍落身侧的文家兵,迎着狂嘶的骏马,怒吼道,“来吧!”

身体没有等到尖利的刀刃,他瞪圆两眼,望着从头顶飞跃而过的马儿,微微愣怔:娘的,竟然不屑老子?再转身,却见自家弟兄皆是安然无恙。他纳闷地挑起眉毛,定睛一瞧,刚才还张牙舞爪的荆兵一个个不是成了刀下亡魂,就是成了马下野鬼。胳膊大腿满天飞,哭爹喊娘乱声起。半晌,众将士才明白过来。

“他爷爷的!他爷爷的!”

“青龙骑竟然是来帮咱的!”

一群大老爷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笑得比晨光还灿烂。笑了阵,突然一拍脑门,“傻愣着做啥!迟了战功就成别人的了!”

“杀!”

龇牙咧嘴,目中带笑,向荆军扑去。

阵南一角立着两个血人,高的那个一身银甲早已被染得猩红,矮的那个及腰的长发迎风飞舞。

血人一抹脸,竟然是青军主将韩月杀。他搂着身侧那人,低低叫道:“卿卿。”

“嗯。”尽斩千人,纵使是身怀绝技也早已力竭。她仍倔犟地立在灿阳下,口中似在梦呓,“他来了吗?来了吗?”

韩月杀劈倒扑来的残兵,低低喘息,“卿卿别怕,哥哥定护你出去。”

“不!”一声嘶吼震得远方那人身体微颤,她扔下用以支撑自己的长枪,从腰间抽出软剑,“哥哥,我要和你并肩闯出去。”

夜景阑立马阵中,凤目微敛。刚才那一声,好像是云卿?他驱马狂奔,在阵中左突右冲,如入无人之境。在哪里?他心中浮起浓浓的焦虑,清冷的眉梢凝起深深的担忧。

“啊!”身后又是一声大叫,是她!勒马转身,向南边疾驰。

“卿卿,卿卿。”韩月杀拽住已经神志不清的妹妹,将她护在怀里,“你累了,累了。”

她甩了甩长发,摇摇晃晃地站起,天旋地转,妖冶的成原化为眼前的一抹血红。

“杀!”阵后又是一阵怒吼,韩月杀凝神远望,只见绣着“元”字的帅旗和绘着孔雀纹样的荆国王旗在天边挥舞。主上,终是说服了元腾飞么?再加上已经赶来的青龙骑,成原……他将银枪插在土中,低低沉沉地笑开,成原,真是我韩家的福地!

“不倒……”身前的纤影摇摇欲坠,“不能倒……”她用尽最后一丝内力将软剑立起,支撑着自己挺立在长空之下,坚强得让人心酸。

“卿卿!”不待韩月杀揽住她的腰肢,一匹黑马驰过,眼前的人仿若从平地上消失。韩月杀急急转身,却见那道月白色的身影在朝霞中显得格外英挺。是他啊,心头重石放下,那便安全了。

夜景阑怀拥佳人,凝注着略微苍白的娇容,心痛地收紧两臂。远处飞来支支冷箭,夜景阑凤目微沉,扬起护体真气,羽箭横飞,难以靠近。他掰开心上人的柔荑,将销魂握在掌心,而后从腰间抽出那把子夜。柄对柄,刃对刃,两剑像是互相吸引,严丝合缝地相贴,啪的一声竟然合成了一把利剑。此剑阳面为金,阴面为银,即为上古神兵“子夜销魂”。

金银两道光影,黑马周围肢体横飞。夜景阑湛然有神的双目中透出无尽坚定,优美的修眉像出鞘的寒剑,让秋阳也不敢上前抚摸他怀里的佳人。

“嗯。”怀中人轻轻出声,夜景阑将她软软地靠在自己的胸膛上,下巴轻轻地摩擦着她黑亮的长发。

好似苍夜揽紧了孤月,好似长空迎回了白云,好似碧水找回了波心。

“赢了吗?”她喃喃呓语。

“赢了。”他暖若春水地低应。

“修远,是你吗?”

“嗯。”

“我好累……”

“睡吧,我守着你。”

喜欢月沉吟请大家收藏:(www.shanwuxs.com)月沉吟闪舞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月沉吟最新章节 - 月沉吟全文阅读 - 月沉吟txt下载 - 卿妃的全部小说 - 月沉吟 闪舞小说

猜你喜欢: 重生之谓我心悠帝王攻略剩女公主在线追夫京门风月一路繁花贵妃娘娘路子野得宠着三国吕布之女昔日今朝莽荒求生录文道医妃:随身带着一书屋逢春宠妃翻身宝典倾世红颜之凤飞九天药香农女有点田威武不能娶魔女的逆天仙尊丫环笨笨娇女种田,掌家娘子俏夫郎四爷的独宠小皇后郑二娘子艳名洗白生涯重生之妻人太甚凤涅九霄重生之嫡女悍妃清宫2:这个宫廷是我的农女有田:娘子,很彪悍春意闹
完本推荐: 诡域档案全文阅读网游之轮回主宰全文阅读最强弃兵全文阅读吃鬼的男孩全文阅读无限进化全文阅读全能保镖全文阅读至尊医道全文阅读神仙微信群全文阅读都市超级医仙全文阅读修真传人在都市全文阅读女神的私人保镖全文阅读宠物天王全文阅读大宋小郎中全文阅读从监狱走出的娱乐帝王全文阅读房产大玩家全文阅读梦想口袋全文阅读是天师不是道士全文阅读异能特工:军火皇后全文阅读落地一把98K全文阅读偏执蜜爱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白骨大圣放开那只妖宠鉴宝无双九零后天师赘婿当道龙象寒门祸害身为恶毒千金从今天开始做藩王联盟之卧龙军师从棋魂开始的无限大唐:天牢签到三年,李二求我出山!特种兵之死神教官诡异公交车大江湖之热点大侠破案现场别秀恩爱美女总裁的护花保镖墨桑从火影开始的无限世界之旅我的细胞监狱奋斗从镇邪司开始快穿之专业打脸指南重生成偏执霍少的小仙女韩娱之崛起提前一千年登陆西游从零开始的传承系统战王归来穿成反派大佬的心尖宝特种兵王在山村寻宝全世界

月沉吟最新章节手机版 - 月沉吟全文阅读手机版 - 月沉吟txt下载手机版 - 卿妃的全部小说 - 月沉吟 闪舞小说移动版 - 闪舞小说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