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闪舞小说 >> 月沉吟 >> 第二十七章时辈推迁微雪至

第二十七章时辈推迁微雪至

这才是真正的她吧……

那人放肆的舞蹈,灼灼的眼神,深深地吸引着凌翼然。

伴着激昂的琴音,踩着欢快的响板,她突然转身,对着侯座打起响指,高傲得不似凡女。她嘴角噙着笑,眼中溢出亮采。只一瞬,便点亮了黯淡的大殿。只一眼,便沁入他心底化为淡淡馨香。

凌翼然不自觉地身体前倾,真的很想攫住这团火焰。可是不能啊,他一再调息,却依然心跳如鼓,那双微挑的桃花目更显迷离。真是心痒难耐啊……

玉尊盛着佳酿,荡漾。

香醪入喉,他发出难以满足的声响。

她的绸袖滑下,露出一片白璧无瑕。凌翼然修眉一皱,俊美的脸上浮起薄怒。他环顾左右,正瞥见聿宁一脸痴迷。凌翼然微敛心神:可恶,终是察觉了吗?他若有所思地托腮,心想聿宁对她有情,倒还不怕。

可未及定心,却见四座皆惊,像是被攫住了魂魄。凌翼然匆匆举目,窥见真相的瞬间,那双黑亮眼眸像一湖碧水,波光粼粼。

她,笑了。

质如清水,灿若月华。

凌翼然心中涌起酸涩。

她,竟然该死地笑了。

再苍白的脸皮也难掩她光风霁月般的神采,再豪迈的舞步也难掩她流风回雪般的风情。

心痒而惴惴,凌翼然胸口微微起伏,转眸斜睨。果然已有人起疑了,而且还是最令人头疼的那两个……

北风咽咽,辎车辚辚。尽日寒芜,王师南归。

“咳……咳……”明黄宝车里,青王凌准一手执笔朱批,一手持帕掩唇,瘦削的身体不时颤动。

得显展开青王递来的黄帕,当中一抹殷红艳得惊心。此病怕是不治了,这位跟随青王数十载的内侍鼻子微酸,将刺目的绢帕置于火盆之上。片刻之后,耀眼的明黄便被妖娆的红舌吞噬。王上是怕时日无多,这才如此拼命啊。英主不寿,奈何?

凌准眯起双眼,就着烛火反复细读奏章。半晌,他轻轻地合起纸页,苍白的手指在绢布封面上游走,“得显。”

“王上。”

“秋家还有适婚女子吗?”

得显疏淡的眉梢微动,思量了片刻,方才答道:“回王上的话,据奴才所知,振国侯膝下有二男三女。前年,秋家三小姐嫁给了容相的二公子,自此之后秋家再无适婚女子。”

锦阳秋氏,原为前朝旧臣。因随青越王凌湛篡位有功,后被封为一等振国侯。而后青越王将嫡女凌宝珠下嫁于秋家长子,秋凌二氏难解的血脉关系就此开始。直至青文王凌默那朝,秋家依旧鼎盛,堪称青国华族之首。而后在护国公主、秋家掌事、文王姑母凌宝珠的扶持之下,时为成侯的文王第七子凌准登上大宝。秋家长女秋净娴入主后宫,是为青王后。

当时能与秋氏鼎足而立的还有两家,分别是汝平黄氏和洛西蔺氏。继秋氏之后,黄氏、蔺氏分别送嫡女充实后宫,是为华妃和淑妃。凌准登位初时为三家左右,朝事不能自决。孰知此人极善隐忍,卧薪尝胆,利用三家嫌隙,十年之内便扳倒了三氏,大权在握。奈何秋黄二氏留有后手,两家在势微前便开始扶植新生华族。斩草难除根,王臣相斗的二十几年,凌准失去了最宝贵的健康,也失去了最爱的女人。

因此,由华族一手拥立的青王凌准恨透了这帮势力,他决心在有生之年,至少在青国除去这个“毒瘤”。其实他并不看好与华族盘根错节的那两个儿子……

“那……”凌准皱眉垂目,食指在纸沿游移,“梁国柳氏为何来向秋家求亲,还是以国礼?啊!”他叫了一声,指尖被锋利的纸页划出一道口子,血珠渗出,隐隐作痛。

得显慌忙取来绢布和伤药,边为青王包扎边说道:“想是梁王得知王上已成为虞城之盟的盟主,便令御贾柳氏以亲事来弥补两国裂痕吧。”

“可为何柳氏家主指名道姓要娶那秋晨露?秋家又是什么时候出了个四小姐?”青王屈指敲案,陷入沉思。咚,咚,咚……

得显躬身而立,在心里默数着:一,二,三……

“得显。”在得显数到第五十二下时,青王终于开口。

“奴才在。”

“飞鸽传书,让沅婉速速彻查此女。”

“是。”得显应了声,快步走出宝车。

烛火下,凌准摸着指腹上的划痕,危险地眯起双目。秋家究竟留了几手?小七究竟暗通了几国?他一想到盟宴献美,心头就蹿起一把火。好啊,好啊,连上阁也有你小子的人了!小七你不知道军权是孤的逆鳞吗?

啪!他重重捶案,不经意间指尖触及一片丝滑,他低头看去,拿起掌下的那本奏章,一目十行地看着:

上官氏为翼王纳,儿臣叩请父王予上官司马爵位,以正名分。天重二十三年仲冬,凌彻然上。

小七你的算盘打得可真够精的,讨个好处送人,想让上官密死心塌地地为你卖命吗?凌准拿起御笔,快速批复:准,授上官密一等郡公位,赐银印青绶。

“哼!”凌准弹指掷笔,目光凌厉地看向未干的朱字。要给就给最高的,孤倒要看看有几人能恃宠不骄。彻然啊,你固然有几分小聪明,可却算不准人心啊。上官密追名逐利,是个十足的势利小人。待他爬上高位,你当他还会唯唯诺诺吗?

这次孤就让你明白,什么叫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敢碰上阁,后果你很快就会知道。

凌准饮了口茶,随意地翻开下一本奏章,纸上清秀淡雅的字体不禁让他想起这上奏章的臣子。他放下精美的茶盏,慢慢地摊开手掌,微黄的烛光为纹理深刻的掌心投下一抹橘色。眉头紧了又舒,舒了又紧,在眉间拧成了一个“川”字。

那日在空殿里,他威压地按住那人的头,那身傲气让他又喜又怒。喜的是这十六岁的少年竟有如此风骨,且出身寒族,朝廷终有清流涌入。怒的是此人不惧王威,卧龙凤雏,怕是难以掌控。

而且……凌准凝神垂目,盯着那本奏章发起了愣。盟宴上的那一笑,眼波仿若潋潋初弄月;临去时的那掌下,纤身好似弱弱春嫩柳。

他究竟是男,还是女?

青王迷惑了,竟没注意到奏章垂落。一折折纸页滑下,发出轻轻的、悦耳的声响。温黄的烛火越过凌准宽瘦的肩,在长长的奏折上洒下一片阴影,却难掩那几个小字:臣丰云卿叩上。

疑窦,就此种下……

天重二十三年十一月二十四,王师回都,举国振奋。次日,朝事重开,青隆王凌准以勤勉闻名,被誉为当世明主。

“就他吗?”

“是啊,王上御赐表字呢。”

“哼,不过是一个毛头小子罢了!”

“十六岁?从三品?”

“大家小声点儿,小声点儿。”

哼哼唧唧,腻腻歪歪,这些人是市井大婶吗?云卿微微偏首,不耐烦地斜眼。身后那一帮礼部小官纷纷住嘴,抱着文书四下散走。

无聊!她懒懒收回目光,皱眉看向手中文书:左相董建林之女、素有云都二美雅名的董慧如被赐婚给了三殿下。按青律,一等侯爵可立正侧两妃,天骄公主自是坐定了主母之位。虽然左相权倾诠政院,放眼当朝,只有右相能与之匹敌,可胳膊拧不过大腿,董慧如也只能册为侧妃。以她心高气傲的性子,能心甘情愿地屈居人下吗?

更何况为她挪位的前侧妃是华妃娘娘的亲侄女,并且才为三殿下诞下一子。董慧如上有骄主,下有悍妾,真是如履薄冰啊。反观另一美,目光在摊在桌上的那本文册上游移,脑内浮现出容若水野心勃勃的眼眸。云卿不禁拢眉,心中始终对这位美人是难生好感。容若水倒是称心如意地被指给了七殿下做正妃,且与董慧如同定在腊八出嫁。二美同日出阁,前景却是明暗两重,可悲可叹啊。

“唉!”她不禁叹气。

“好好的苦着脸做什么?”身后响起沉沉老声。

云卿猛地舒眉,起身行礼,“尚书大人。”

“嗯。”魏几晏不冷不热地应了声,背手走向上座。“丰侍郎。”魏几晏从袖管里取出一卷黄绢递给她。

云卿打开一瞧,微微怔住。凝神再看,心中春流暗涌,激荡着翠绿的情丝。他要来了,要来了……

半晌,云卿卷起黄绢双手奉上,“大人。”

魏几晏快速地抽回黄绢,道:“定侯递来国书,说是要到云都过冬。丰侍郎你与定侯打过交道,礼侍方面就交给你了,如何?”

求之不得,求之不得啊,真是春雨润心头,染就一溪新绿。云卿抑制不住浓浓欢喜,笑容渐渐漾深,“是,下官一定不辱使命。”

魏几晏指着案上的一叠公文,“你把这些公文送到户部去,然后再到文书院去取新的来。”

“哦。”云卿捧过那叠公文。

魏老头闭着眼,沉声道:“丰侍郎初来乍到,就多去各部熟悉熟悉吧,这里由老夫坐阵,你就放心地去吧。”

貌似被下逐客令了,云卿摸摸鼻子,识趣地快步走出礼部。她抱着一叠文书,走过连接台阁两院的千步廊,迈入了右相的势力范围。

“你是?”廊角站着一个年轻朝官,穿着与她同色的从三品官袍。

云卿拱手一礼,答道:“在下是礼部侍郎丰云卿,奉魏尚书之命,特来户部递送文书。”

“礼部侍郎?”平凡的脸上闪过一丝异色,那人扬起微笑,缓缓走来,“原来你就是丰少初啊,在下祝庭圭,字孝先,乃是吏部侍郎。”

吏部掌握着官员升迁,自古便被称作天官府,是台阁四部之首。此人年纪轻轻即为吏部侍郎,可见前途无量。而吏部又为七殿下的巢穴,这祝庭圭定是他的心腹。

思及此,云卿面上带笑,心下设防,再一礼,“云卿刚刚入朝,还不熟悉各部结构,还请祝侍郎为在下指个道。”

“荣幸之至。”

两人并行,云卿小心地与之保持距离。她胸前的绳结,已由四品磬结换成了三品鱼结,红色的穗子在北风中打着转,身上淡紫色的官袍微微飘动。

“少初?”主动开口,他偏过脸,笑得诚恳,“丰侍郎不介意在下直呼你的表字吧?”

“自是无妨,孝先兄。”

见她微笑,祝庭圭双目微瞪,定在原地。

云卿一脸疑惑,“孝先兄?”

祝庭圭揉了揉眼睛,“啊,风迷了眼,迷了眼。”

千步廊的尽头,向右一转再行百步,便是户部的官所。

“细思堂。”云卿抬眼看着匾额,这名字倒是符合户部的职能,国之财资确实要认真核算啊。

祝庭圭上前一步,卷起棉帘,冲她微微一笑,“少初,请。”

不知为何,云卿对他的笑极度排斥。她礼貌颔首,举步走入。户部不愧是最辛劳的官所,目光扫过之处,人人俯首阅文,奋笔疾书。

“各位同僚。”祝庭圭突兀出声,打破了沉静的气氛,“这位是新任礼部侍郎,丰云卿,丰少初。”

一支支毛笔搁下,一位位官员站起行礼。

“久仰大名,如雷贯耳。”

一套官话听得云卿一愣一愣。

“大人才情,晚生佩服!”

大叔,你胡子一大把了,不要把她叫老了好不好!

“大人文武双全,实为大才……”

“真是少年英雄,老夫汗颜……”

……

云卿一个一个回礼,舌头几欲抽筋,这些人终日和数字打交道,今日总算找到人唠嗑,趁机发泄是不是?她满头冷汗,就差叫声救命了。

“好了,都做事去吧。”聿宁身着紫袍立在内门,厉色环视。沉沉一声,让她如闻天籁。四周渐渐安静,众人讪讪散开。

“尚书大人。”云卿双手奉上文书,“这是烈侯、荣侯殿下大婚需要的彩礼清单,以及定侯来访需要的物品清单,还请大人过目。”

聿宁捏着文册,手指并不发力接过。

“大人?”云卿诧异地看着他。

聿宁目光落在她的脸上,让她产生了假面脱落的错觉。半晌,他清亮的黑眸似有颤动,轻声道:“冬日寒冷,丰侍郎要多保重。”

“大人也是。”云卿轻轻颔首,深深一揖,“下官公务在身,就先行告退了。”

“嗯……”语调中似有一丝不甘。

云卿转身向周围行礼,“各位同僚,告辞,多谢孝先兄为我引路。”

她刚要跨过门槛,只听祝庭圭笑着出声,“少初当真谢我?”

云卿停住脚步,回身道:“自然。”

“我有几位同僚很想认识少初啊。”祝庭圭弯起眼眉,露出微笑,“少初若真想谢我,不如今晚同我们一叙,权当为少初升官庆贺可好?”

他既当着户部众官的面说起这话,就笃定她不敢推拒。

云卿不得不应下,这儿果然是虎穴狼窝,来不得。她脚下带风,使出三成轻功,一口气跑出七殿下的势力范围。

糟糕,跑得太急都不知道这儿是哪儿了。文书院在哪儿?她举目四顾,回忆着官所的分布。啊,是在右掖门附近,上阁崇武殿和束阁谨身殿以西。

“西,西。”她念叨着,向冬日微斜的那边走去。

阳光在崇武殿与谨身殿之间曳了一条长长的阴影,云卿转过殿角,就见月杀和几位将军恭立廊下,刚刚被封为一等郡公的上官密趾高气昂地甩袖而过,态度甚是傲慢。

“什么东西?!”待上官密行远,年轻气盛的韩德狠啐一口,拧眉怒视,“明明是靠卖女儿换来的爵位,还好意思显摆!”

“阿德。”月杀道。

“连武所的萧太尉都对将军礼让三分,上官老头凭什么……”韩德气得满面通红。

“阿德!”月杀沉声道。

韩德撇了撇嘴,不再出声。

“左参领不必气愤。”云卿背着手,走出角落,“一步登天往往会堕入深渊啊。”

月杀如刀削般的俊颜露出暖意的微笑,“丰侍郎,你什么时候来的?”

虽为自己人,但韩家军的年轻军官还是不知道云卿的真实身份,月杀如此行事,不留半分破绽。

“将军大人,上官司马前脚刚走,后脚我就来了。”

月杀看似不经意地为她抚平微皱的衣领,温言道:“这几日还习惯吗?”

“嗯……有些怪怪的。”云卿摸摸微凉的鼻尖,看到他轻拢的眉梢,又道,“不过没有大碍。”

“真不明白王上为何让丰大人到礼部当差,”面色沉稳的韩东不解地看来,“丰大人明明更适合武将之职。”

“是啊,是啊。”云卿也颇为赞同,“天天阅文,好似坐班房,弄得我全身酸痛啊。”转了转颈脖,她眨眼道,“将军怎么现在就离开武所呢?难道是偷懒?”

月杀薄唇微扬,一脸可亲,“成原一战韩家军死伤过万,而备所已经征齐人马,命我等明日前往京畿大营训练新兵,因此今日才奉命早归。”“奉命”二字咬得很重。

“那将军可要保重身体啊。”云卿以袖掩面,坏坏勾唇,“听说夫人有喜了,恭喜恭喜。”

“你这小丫……”月杀揉了揉她的头发,匆匆改口道,“小家伙!”

“哈哈哈!我还有事要做,将军回见啊!”

“别跑,慢点儿!”月杀叮嘱道,“腊八那天来家里喝粥。”

云卿脚下飘飘,一想到明年初夏韩家又将多一口人,她就心情极好,好到……

她一时走神,像是撞上了一堵墙,整个人如风筝般飞起。

“小心!”那堵“厚墙”急叫。

云卿猛地回神,她一顶手肘,运气提身,在空中翻了两个筋斗,而后稳稳落地。弯腰轻拭去衣角的灰尘,眼前多了一双巨脚。她抬起头,惊叹一声好高。这人背着光,方正的脸上尽是阴影。有点儿可怕,压迫感十足。

“对不起!都是下官太不小心,冲撞了大人!”

听他道歉,云卿不禁羞愧,“是我闭目疾行,你并无过错。”

她伸出手欲将此人扶起,就见他抬起头,眼中含雾,双唇颤动,“大人真是好心,还安慰下官……”

她没看错吧?一个魁梧的汉子怎么可能有着小白兔一样的眼神?不可能,不可能。揉揉眼睛,再看去,太恐怖了,真的是一只巨型小白兔……

眼见此人捂脸欲泣,云卿急急拽住他的衣袖,“哎,别哭啊,有什么好哭的。”

温言相劝,他却哭得越发起劲。忍,忍,忍无可忍,云卿咬牙低吼道:“不准哭!”

抽泣应声而止,他抹了抹布满泪痕的脸颊,袖角印上一片水渍,“大……大……大人。”

云卿看着长如松柏的他,再看看短如灌木的自己。什么大人,分明是小人嘛!她清清喉咙,问道:“你可知文书院在何处?”决不承认自己迷路了。

“下官刚从文书院出来。”他吸了吸鼻子,咧嘴憨笑,“若大人不嫌弃,下官愿为您引路。”

“那就劳烦了。”

巨型小白兔弓着背脊,如同他身上的六品官袍一般,谨守上下之礼。

“你身形高大,如此躬身倒是难为你了。这里偏僻无人经过,就不必拘礼了。”云卿认真地看向他。

“大人……”小白兔一瘪嘴,又要哭出来。

云卿连忙打岔,“你叫什么?在哪里当值啊?”

小白兔抬起头,生生将泪珠憋回眼眶,敦厚笑道:“小人姓何,名猛,字娄敬,乃是束阁监察院的一名台谏。”

“台谏?”云卿挑眉看向性情温良的白兔兄,“你是言官?”

“是。”

她不可置信地来回打量,“你会骂人?”言官最擅口水战,这位连说话都哆嗦,更别提上书弹劾了。

何猛羞赧地抓头,“不会,下官口拙,承蒙岳父大人庇佑,才得到这么一个官职。”

“岳父大人?”

“嗯,下官的岳父就是监察院的何御史。”

闻言,云卿瞠目。他家“泰山”就是当朝一品、有“铁面判官”之称的何岩?据她这几日观察,何御史为人刚正不阿,不似滥用职权为亲属谋利之徒啊,怎么?

“你……”她看向一脸讪讪的何猛,“你也姓何?”

何猛露出一丝苦笑,“是,下官是入赘女婿。”他垂着头,加快脚步,侧脸覆上一层阴影。

“招婿入门又何妨,扇枕温席为高堂。”

云卿扬声长吟,只见何猛脚下停住,诧异望来。她舒开眼眉,驻足再念:“唯爱门前双碧柳,与妻执手敬爹娘。”

何猛刚毅的脸上露出淡淡柔光,他深深一揖,“多谢大人赠诗。”

云卿摇了摇手,闲庭信步地缓行,“何猛啊,你原姓什么?”

“甄。”他笑笑作答,“小人原为寒族,父姓为甄。”

甄……甄猛?云卿一个趔趄,差点儿扑倒。还是姓何好啊,何猛、何猛,顺耳极了。

两人走了半盏茶的工夫,方才走到文书院。云卿环顾四周,只觉这里青砖垒壁,红瓦做顶,全无其他各院的奢华气息。

允之,就在这里坐阵?实在是不符合他的品位啊。诧异,诧异之极。

何猛停住脚步,云卿偏首看向他,“怎么?不一起进去?”

何猛赧然一笑,“文书院多是寒族子弟,他们不太喜欢我。”

见他如此,云卿心下明白,必是文书院这帮清流不满他入赘华族一事了。“嗯,你先回去吧,有什么事可以到礼部来找我。”她道。

“真的吗?”何猛猛地抬头。

“自然是真的。”

何猛张嘴欲言,却已难以发声。他垂下两臂,双手紧握成拳,对她久久行礼,之后掩面而去。那背影高得像一座山,直得像一根椽。在华、寒二族矛盾日益激化的当下,游走于天平两端的他受尽歧视,最是孤单。

“唉!”云卿深深叹气,转身走入略显寒酸的文书院,抬眼便见横轴上傲如瘦竹的四个大字:清劲之寒。

走进第一间房,只见一排排书架顶梁而立,身着八品灰色官袍的官员们或是踮脚,或是搭梯,上上下下忙得不亦乐乎。迈入第二进,景象陡变,一张巨型方桌占据中央,数十名男子围在案边,速读着身前堆积如山的奏章,而后分门别类地放入八色竹篮。

“请问大人有何事?”一名清瘦书生不卑不亢地行礼道。

云卿轻声作答,生怕惊扰了忙碌的众人,“我是礼部侍郎丰云卿,奉命来取礼部的文书。”

书生刚要开口,却听内室婉转一声,“路温,带她进来。”

名唤路温的八品编修掀起门帘,对她一脸恭敬,“大人,请。”

内室里凌翼然靠在长椅上,就着微薄的冬阳,心不在焉地翻动文卷。他慵懒道:“过来坐。”

走近了,云卿这才发现他阅读的是什么,瞠目而视,“你……”

他漫不经心地将奏折合上,包着绢布的扉页上印着灼眼的红字:密!

这可是各州郡八百里加急,唯有王上才可批阅的密折,他不但无视戒律,而且还不太起劲地拆阅,可见这种事他已经干得驾轻就熟,毫无刺激可言了。

凌翼然低笑道:“怎么?怕了?”

云卿不理逗弄,冷冷道:“原来如此啊,怪不得你甘守这个清水衙门。”

青王众子无不是选择三阁四部四府来发展党羽,而这位却选择待在众人看来不过是整理各地上书、誊写各部文案而又不在编制的文书院,且一待就是数年。其实是内有乾坤,他看得比任何人都要透彻,都要深刻。

“哦?”凌翼然瞳眸一瞟,唇畔溢出诡异的媚笑,“你又知道了?”

说着修长的手指缓缓探来,云卿却不闪不避,只压低声音,“足不出户便知天下,斗室之内尽控王朝,允之,你算得可真够精的。”

凌翼然几乎是咬着牙,一字一字地迸出,“我真恨不得将你一口吃下!”

云卿白他一眼,起身便走,行至门帘,只听他低沉地道:“我只能保你在外廷无恙,可出了午门,你定要把朱雀随时带在身边。”

“嗯。”她轻轻颔首。

“少食、少饮、少言,不可让人近身,切记!”

回望那双细眸,云卿微微愣怔。

寒云翳翳掩落晖,素手纤纤奉新醅。

时辈推迁微雪至,眠花醉柳不须归。

她早该知道,早该知道……

云卿暗叹一声,与身边的几位继续客套。官员之间社交绝不可能仅仅是喝喝茶、随便聊聊,至少也要狎次妓、泡个澡。

“少初啊。”祝庭圭举起酒盏,不露声色地推了推身边的女校书,“云上阁可是京师第一青楼,这里面的姑娘都是拔尖的,今日你就好好享受吧。”

“是,是。”云卿端着苦笑,偏首呷了一口女校书喂来的清酒。所谓的女校书不过是风尘女子的雅称,她们因精于文墨而被戏称为女才子。

“丰大人请不必拘谨。”坐在她对面的秋启明揽着艳妓,舔了一口美人唇上的胭脂,“云上阁的雅间是只有华族才可使用的,那些粗陋的寒族是绝不可能来坏你我兴致的。”

这秋启明是青王后的亲侄、七殿下的表哥、世袭振国侯的少侯爷,他虽身无官职,却与朝中人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再环顾四座,今日来的都是荣侯门下的年轻权贵,摆明了来者不善啊。

思及此,她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挺直胸膛,接受几位官员的敬酒。

“大人,这菜不合您的口味吗?您几乎都没有动呢。”

云卿刚打发了一位前来劝酒的郎官,偏首看向微蹙柳眉的女校书。

进来前,她就听朱雀提醒过,青楼的酒水菜肴多是加了料的,要她慎之又慎,怪不得允之会说那句“少食、少饮、少言”啊。

“那个,”云卿向边上一挪,避开身体接触,“本官是北边人,吃不惯南方菜。”

“哦?”坐于上手的祝庭圭道,“既然如此,少初应该早说啊。”他扬扬手,招来一名龟公,“去,给丰大人弄几道北方菜。”

云卿暗地咬牙,又不敢发怒,只盼望这宴飨能早点儿结束。

“少侯爷。”一名身着四品官袍的瘦小男子端起酒盏,对秋启明谄笑,“听闻少侯爷的那桩官司被压下来了,下官敬薄酒一杯,为少侯爷洗去晦气。”

秋启明倨傲地仰首饮下,将酒杯重重地扣在桌上。“哼,什么东西!就凭他一介寒族、区区八品编修就想告倒本少爷吗?能为本少爷的爱妾做棺,那棵千年古木也算值了。”

文书院八品编修谢林状告振国府少侯爷一案,最近闹得是沸沸扬扬。据说谢林家中有一棵千年楠树,被谢氏视为祖宗荫庇的家宝。月前秋启明的爱妾急病而去,这位嚣张跋扈的少侯爷硬是带人闯进谢家将那棵楠木强行砍下,制成上等棺椁风光大葬了那个爱妾。如今,此事就这么不了了之,寒族士子岂会罢休?云卿不禁存疑。

“那谢林不会善罢甘休的。”祝庭圭道出了她心中疑惑,“少侯爷还需小心啊。”

“哈哈哈!”秋启明猖狂大笑,“孝先还是这么婆婆妈妈,寒族那些人成不了气候。上次弹劾左相一事不了了之,原因就是揭发他指使工部贪污经费的寒族士子一一死绝。”

云卿手上一滞,酒盏中的香醪微微晃动,脑中浮现出一张绝望的丽颜,郝盼儿……左相不仅害死了她的爹爹,更是改变了她的命运。

秋启明笑得阴险,“其中的蹊跷各位心中有数,王上更是明白得很,结果还不是没有追究?为何?寒族皆贱命,还不是想杀就杀,想剐就剐!哈哈哈哈!”

众人附和地笑开,祝庭圭微微一哂,举杯摇首。

“所以,”秋启明举盏向她敬来,“丰侍郎可要选好前途啊。”

“云卿愚钝,还请少侯爷赐教。”

“你啊你,就是太年轻了,才被人轻易糊弄住了。”秋启明举箸,见她一脸不解,便指点道,“我问你,九殿下待你可好?”

“自然很好。”

“哼!”秋启明不屑地冷笑,“宁侯这招可阴险了去了,施以小利就让你死心塌地。殊不知,他这是在害你!”

云卿微微皱眉,并不接话。

“听我说完了,你再恼。”秋启明语调甚是蛮横,“大凡出仕的,人人都有一个梦想,那就是往上爬。”

这话虽直白,却也一针见血,刺得众人一阵讪笑。

“你若是跟着九殿下,那这个从三品就是你的极致了。因为九殿下的母家是寒族,寒族是永远站不到高处的。”秋启明冷冷道。

云卿正欲开口,却见听上手的祝庭圭诧异出声,“真的吗?”他看了看俯身耳语的龟公,匆匆放下酒盏,急急起身向门外走去。

竹帘轻卷,映入眼帘的是一身酱紫官袍。

“大人……”

“尚书大人,您怎么来了?”下级官吏纷纷起身,笑脸相迎。

聿宁举步走进,淡淡地瞥了她一眼,清俊的脸上浮起微笑,“怎么?众位不欢迎本官?”

“当然不是。”

“怎么会!”

祝庭圭识趣地将主座让出,龟公将那桌清理干净,快速换上新鲜酒菜。

聿宁脱下披风,长身清瘦,撩袍坐下,“今日在户部听到两位侍郎的对话,本官一时兴起便不请自来了,孝先不会嫌弃吧?”

祝庭圭拱手道:“大人能抽空前来,实乃我等的荣幸,庭圭惶恐之至。”

聿宁卷起长袖,就着侍女捧来的温水净了净手,“嗯,那大家继续吧。”

众官连连称是,却不复方才的放肆。

酒席上清冷不少,云卿不必同那些官员虚与委蛇,却少不得受女校书的骚扰。她正不知所措,就见扑向她的美人被人拽住。

聿宁瞪着一脸委屈的女校书,厉声道:“你先下去,本官有事与丰侍郎商议。”

“是,大人。”

恩人啊!云卿感激地看着他,就差挥泪拜谢了。

她端起酒杯,“多谢尚书大人为下官解围,下官敬大人一杯。”

聿宁抓住她的手腕,“你……”

“怎么了,大人?”她很无辜地眨眼。

一向平静的俊颜带着恼怒,聿宁道:“不要叫我大人。”云卿瞠目结舌地看着他,只听他轻喟一声,“请叫我元仲。”语带恳求,声音低沉。

云卿微愣,下意识地开口道:“元仲。”

语落,聿宁眸中的阴霾渐渐散去。

“丰侍郎?”下手传来低唤,“丰侍郎?”

她挣开元仲的轻握,转身应道:“何事?”

那名六品小官一礼道:“下官是长荫院的主簿,请大人及早将宗谱送来,我等好登记在册。”

长荫院位于左掖门附近,在空间结构上与文书院东西相照,在深层意义上更是与文书院两两对峙。因为长荫院是青国华族宗谱的存放地,是高贵门阀的神圣象征。

“我没有宗谱。”云卿回道。

“什么?”那人右手一抖,洒下一片酒渍。

她挺身站起,看着眸中带火的秋启明和面色复杂的祝庭圭,嘴角缓缓勾起,清清淡淡地笑开,“丰氏云卿,忘山寒族也。今日多谢各位的招待,云卿就此告辞。”

她闪过迎来送往的莺莺燕燕,甩开香粉扑鼻的奢华淫靡,穿过幽幽深深的青楼三进。仰首深呼吸,感受着一片清明。

“云卿。”

刚要迈过门槛,却听身后温声响起。她回过身去,只见聿宁笼着披风疾行而来。

“聿尚……”话音未落,见他黑眉轻拢,云卿连忙改口,“元仲兄,你怎么出来了?”

“我与他们不熟。”他慢慢走近,“殿下没吩咐过你吗?”

“什么?”

聿宁皱起眉头,沉声道:“这种地方,你不该来。”

云卿眨眼,“那元仲兄就该来?”

“我不常来……”

一句调侃他倒当真了,云卿禁不住朗声大笑,聿宁愣在原地。

“大人,大人!”细雪中传来朱雀不耐烦的高唤,“我吃香喝辣、风流快活的大人哟!”

云卿嘴角一抖,朱雀来了精神,接着道:“天可怜见,小的们饥寒交迫、抛妻弃子,在这儿苦等了足足两个时辰。天不落雨天刮风,不下馒头下大雪,可怜小的一头白霜……”

有悍仆如此,实乃家门不幸。她越听越寒,向聿宁匆匆一揖,“元仲兄,小弟这就告辞,明日早朝再见。”

聿宁喃喃道:“你……以后不要这样笑。”

在大雪纷飞的夜里,云上阁朱门飘动着两盏红色琉璃灯,明灭的灯火映在聿宁清俊的脸上,渗入他脉脉凝愁的眸中。

“大人!”朱雀又催。

云卿顾不得许多,连忙钻进软轿。

“快!快!”轿外朱雀放声大吼,“回府了!”

“大人啊,你又不是不知道自己的身份,不是我念叨,这种地方您能不来就不来,能脱身就尽早脱身。再说了,您在里面花天酒地了,可也得为兄弟们考虑考虑啊。我们虽是无焰门的人,练过武艺,但毕竟不是钢筋铁骨,经不住冻……”

云卿坐在轿中,回想着聿宁的话,百思不得其解。她咬了咬下唇,掀开布帘。

“您要出了事,殿下就会怪罪师兄,师兄若受了罚……若受了罚,我可会恨死你。哎呀,你探头做什么,天寒快坐回去。”

“朱雀。”她敛神轻唤。

“大人,请叫我言律,殿下不都提醒过了吗,行走在外……”

“不可暴露无焰门的身份,我知道。阿律,你看着我。”云卿冲他做了个假笑道,“怎么样?有什么特别吗?”

言律神气活现地看着她,“特别啊,神鲲第一美男子的脸当然特别!”

哈,倒是忘了他的自恋。云卿眼眉弯弯,粲然一笑。再转眸,却不见了那道身影。

人呢?

她探出半个身子,只见大雪纷飞的街上,言律定定地站着,表情怪异。

“停轿!”她急吼一声。

软轿落下,呆愣的某人瞬间惊醒,使出轻功快速飞来。

“大人,以后不要这样笑了!”言律一脸愤愤,咬牙道,“再这样笑,连傻子都能看出你的身份了。”

啊?云卿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见她不自知,言律更气,“你知不知道你笑得像什么?”

“像什么?”

“桃花精!”

他说得太用力,以至于这三个字在空旷的街上久久回荡着。

穹庐苍苍雪霏霏,红尘浩浩情微微。

夜影沉沉白云冷,看破玄机笑问谁。

精室里浮动着暖香,毛皮铺陈的软榻上,一人翻身而起,“没查清?”语气颇为恼怒。

“是。”吏部侍郎祝庭圭垂首而立,惶恐道,“一晚上丰少初都没让女校书近身,也没吃什么酒菜,所以……”

“不愧是九弟的人。”榻上那人冷哼一声,往日温煦的眼眸闪过毒光,“孝先啊,你的手段还是太软了。”

“殿下的意思是?”

“查。”简短有力的咬字,森寒入骨的语音,“不惜一切代价。”

喜欢月沉吟请大家收藏:(www.shanwuxs.com)月沉吟闪舞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月沉吟最新章节 - 月沉吟全文阅读 - 月沉吟txt下载 - 卿妃的全部小说 - 月沉吟 闪舞小说

猜你喜欢: 郑二娘子艳名洗白生涯一品悍妻:战王盛宠小毒妃天才儿子腹黑娘亲反派成了我的童养夫(穿书)嫡女策:殿下,药不能停盛世荣宠之娇妃难养暴躁王妃在线种田皇恩喜盈门我全家都是穿来的宠婢听说王爷你克妻折扇美人笑金粉花瓶女配开挂了盛嫁无双之废柴王爷神医妃爷本娇花昭王探案手札鬼医宠妃:病弱王爷很腹黑世子你又傲娇了一路繁花催妆凰女之海棠无香掌家小农女文道医妃:随身带着一书屋宠妃翻身宝典
完本推荐: 都市透视眼全文阅读修真传人在都市全文阅读毒步天下:特工神医小兽妃全文阅读娘娘带球跑了!全文阅读地府朋友圈全文阅读救命恩人不好当(穿书)全文阅读野性小叔,别乱来!全文阅读重生低调生活全文阅读万界无敌全文阅读手术直播间全文阅读我家老婆可能是圣女全文阅读极品透视保镖全文阅读重生之全能巨星全文阅读软饭天王全文阅读女神的私人保镖全文阅读都市超级医圣全文阅读房产大玩家全文阅读最废女婿全文阅读明朝小侯爷全文阅读全能保镖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奋斗从镇邪司开始即鹿我在末世种个田炮灰原配的人生(快穿)狂兵归来宋疆猛鬼收容系统战国之东帝特种兵王在山村透视神瞳我男的,拿了最佳女演员奖霍格沃茨之血脉巫师戏精邪尊家的铜臭妃斩尽天上仙从今天开始做藩王太古龙象诀金色绿茵姜六娘发家日常黑篮之篮球皇帝颤栗高空我的女儿是盗墓贼空间在手:捡个王爷来种田老子是全村的希望逆天神医妃从棋魂开始的无限捡个世子来冲喜我每周解锁一个新职业茅山鬼王厉少,你家老婆超凶的洪荒之逆天妖帝

月沉吟最新章节手机版 - 月沉吟全文阅读手机版 - 月沉吟txt下载手机版 - 卿妃的全部小说 - 月沉吟 闪舞小说移动版 - 闪舞小说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