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闪舞小说 >> 月沉吟 >> 番外三遥山云起夜雨迟家

番外三遥山云起夜雨迟家

那天浓云压低了海面,水天如墨紧紧相连,在风云辗转了许久之后,一场迟到的雨终于在夜里落下。

“于是便有了迟迟。”

一大一小两双凤眼互相望着,半晌甜软的童音响起,“没有金光万丈,乌云里飞出祥云一朵?”

偏冷的唇线隐隐一抽,“你宋爷爷的话不可信。”

她还没说呢,爹爹就猜中这话谁说的了。“爹爹好厉害!”迟迟不禁瞪大了眼。

抿唇一笑,夜景阑牵着迟迟向园中走去。

“爹爹。”

“嗯。”

“听宋大叔说,爹爹以前住的地方比家里大上百倍。”春草间蝶儿飞舞,不时栖息在迟迟发辫的香花上,“那样的地方,爹爹为什么不要了呢?”迟迟好奇仰首。

“因为没有你娘。”

这句话听得她心头乍暖,隐约间好像明白了些什么。

“这次怀的还是个小子。”活泼的女声将她从懵懂间唤醒。

再看去,只见树后的凉亭里坐着二人,出声的那人腹部微隆,神情怨恨地啃着一颗杏子。

“儿女都一样,师姐你恼什么?”

“恼什么?恼没有女儿啊!想当年生了小雅和小颂之后,师兄就跟我说事不过三,下一个肯定是女儿,可是四五六全是小子!”

亭中似有异响,一颗被啃干净的杏核滚到她的小脚边。

舅母好像很生气啊,迟迟无声抬望。

“卿卿。”愤怒的声音转瞬压低,带点儿讨好的味道,“等生完了这个,你把妹夫给你配的药给我几份。”

“师兄那……”

“你别管他,都七个了,我没找他退货就算不错了!还生?”顿了一下,她再道,“倒是你们,真打算只要迟迟一个?”

“一个就够了。”

“也是,生迟迟那次你可没少给人惊吓,那场雨憋了两天两夜几乎都让人绝望了。当时,妹夫他……”女声欲言又止。

娃娃抬头看向自家爹爹,未曾见过的忧虑自他的眼中轻轻流过。

“我知道他痛的并不比我少,所以他说不生便不生了,他说喝药我便喝药。我答应了他陪他到老,绝不早他一步去那奈何。”

闻言,手上的劲忽地加重,感受到自家爹爹的心情,迟迟轻轻回握。园中美好的气氛还在流转,就听中气十足的女声复又响起。

“卿卿!你吃这杏子了?”

“怎么?”声音有些无辜。

“你不是怕酸吗?”

“哎?”

只眨眼的工夫,迟迟就被带进了亭里。

“妹夫你快给她看看!”

舅母慌也就算了,连爹也一脸紧张。迟迟不明所以地走到娘亲身边,拿起杏子就尝,“好酸!”小脸皱在一起。

“酸吗?”云卿舔了舔唇,忽地愣住,“难道是……”

收起搭脉的指,夜景阑含忧望去。

“那啥,卿卿你那个药就不要给我了。”捧着酸杏,小鸟叹了声,“唉,这年头男人都靠不住啊。”

亭中三个大人神色各异,看得她好生不解。

酸杏的威力竟这般大?

几个月后,她才知道这酸杏的威力真是大得惊人,大到一下子吹鼓了娘的肚子。

“妹妹就在这里吗?”凤眼亮晶晶,她好奇地摸着。

“迟迟,是弟弟。”小鸟笑着提醒。

“可爹爹说是妹妹啊。”

“是弟弟,酸儿辣女,舅母我经验丰富,绝不会错!”

“不对呀。”迟迟爬上竹榻,眼睛忽闪忽闪地望着娘亲,“笑哥哥说小娃娃都是爹爹亲手放进娘肚子里的,所以爹说是妹妹就是妹妹。”

“那小子!”某人的娘恨恨磨牙,“迟迟你以后离他远点儿,舅母实在不愿自己的命运重复在你身上啊!”

“娘……”不明白舅母为何激动,迟迟缩进娘亲的怀抱。

“那迟迟是想要弟弟还是妹妹?”

纤指穿过她的发,摸得她好舒服,“迟迟只要娘。”小脸贴在圆圆的肚子上,“只要是娘生的,就算是颗酸果儿也好。”

“傻孩子。”娘笑得轻轻柔柔,她躲在又香又软的怀抱中,舒服得好想睡。

昨天她学了个字,一点一竖一横折,房子下面养小猪。

娘说,这是个“家”字。

娘还说,爹爹出海卖药材是为了养家,是为了给娘、迟迟还有妹妹盖房子养小猪。

几个月前她还不太明白,爹爹为何要放弃那么华美的大房子而独独只爱这所静园,而今她懂了,因为这是家啊,因为这里有她、有妹妹,还有娘啊。

“娘……”她猫咪似的咕哝着,“迟迟好想爹爹啊。”

“嗯,娘也想他。”

“娘……”

“嗯。”

“明天爹爹、舅舅、笑哥哥、宋爷爷、宋大叔、宋二叔还有云游的太爷爷就都回来了吧,迟迟一直数着日子呢……过年了……可是一个都不能少的……”声音越来越轻,最后已近乎梦呓。

“等迟迟醒来,他们就都回来了,一个都不会少的。”

嗯,不仅不会少,而且还会多两个呢。舅母的小七,还有迟迟的妹妹,真好啊。好到她都不想睡,只想时时醒着……

她打了个哈欠,看来周公爷爷又要找她下棋了。反正她的棋艺不好,一小会儿就会输掉了。

待醒来,她依旧在娘的怀里。揉揉眼却发现不是她眼花,周围的景物的确在倒移。

“娘?”四周黑黢黢的,她看不见娘的脸。

“迟迟不怕,很快就到了。”

娘声音里的异样她听得出来,她没再问下去,只安静地窝在娘的怀里,默默地数着数字。

一、二、三……

她从未觉得数到一百是那么的漫长,从未觉得海风是这么的寒冷,也从未觉得娘的怀抱如此温暖。

“迟迟,到了。”

原来在她胡思乱想的时候,她们已经到了山顶,不知道娘走的是哪条路。

她怯怯地跟在娘的身后,警惕地看向山下。只见黑夜里燃起一丛丛火花,高大的水寨门在火中轰然倒下,到处都是哭喊声。

“娘……”她好害怕。

“姑姑!”

“姑姑!”

来的是二哥哥和三哥哥,舅母呢?

“小雅,小颂,你们娘呢?”娘代她问出了这句话。

“娘在树林里,怕是要生了。”

二哥哥的脸上满是烟尘,三哥哥的手上还沾着血迹。

“在上山的路上碰到几个海匪,娘和他们打了起来,结果……”

“小雅,你快去山下找个接生婆来。小颂,你带着迟迟退到林子里,照顾好弟弟妹妹,还有你娘。”

“那姑姑呢?”

“娘!”她拽紧娘的衣袖。

“迟迟乖,听娘的话先进林子,待会儿娘就过去。”

她难得耍起了脾气,“不,迟迟要和娘一起。”

“原来躲在这儿啊!”粗鲁的笑声带着歹意,转眼山路就被火把照亮,“哟,都是女人和孩子,哥儿几个要走运了!”

说着,几个海匪便围了过来。

“小颂,小雅。”娘压低了声音,话语中有着让人信服的力量。

“明白了,姑姑。”

被三哥哥抱了去,这一次她没有挣扎,因为她知道娘已下定了决心。

“这大肚子女人长得真俊啊。”海匪们举着火把向娘照去,“待会儿一个个来,可不能那么快玩儿死了啊。”

淫笑声伴着血腥恶臭,让她好想吐。

“美人儿,只要你听话,哥哥们可以放这几个孩子一条生路。”脏手眼看就要向娘的胸口袭去,她正要怒叫,就见一道银光自娘的袖口射出。

“走!”

寒光照亮了她的眼,而她眼中的绝不是一个随遇而安的平凡妇人。流畅的剑气似雪如练,看得她目不转睛。

“好厉害!”

不知何时她已被抱进树林,身边三哥和四哥皆是踮脚望着,稚气的脸上满是崇拜。

“以往没见过姑姑用剑,却不知是这般厉害。”

“你们不知道的还多着呢。”舅母苍白着脸倚坐在树下,“她啊,一身的秘密。”

秘密?

望着那剑气如虹处,纯真的眸子微漾。

这就是,她的娘啊。

若是知道不平凡的后果,她倒是希望娘还是平凡些好。

小手撩开布帘,迟迟悄声走进。

颀长的身影守在床边,爹爹已经不要命地为娘输了一夜真气。

“娘。”她轻手轻脚地爬到床上,伏在枕头边耳语,“醒醒吧,爹爹都回来了。”

事后她才知道,那些人是有名的海匪,被驱逐出神鲲,这才跑到了东海来,趁着岛上男人出海的机会想要洗劫他们这个岛。

那一夜,山下的女人和孩子多数被掳。而他们一家非但一个没少,反倒多了一个新生命,虽然病弱,早产的小七终究还是活了下来。

只是,娘却睡着了。

“娘,别睡了。”她双目含雾却始终不让泪落下,小脸靠在娘隆起的肚子上,“妹妹,你叫娘别睡了好不好?”

“迟迟,别吵着你娘。”

“可是……”她望向暗影处,爹爹的双唇白得可怕。

“你娘只是太累了。”细长的凤眸里含着几分期许,仿佛下一刻娘便会睁开眼似的,“你娘既然答应了爹爹,便不会食言。”

“嗯,娘说了一个都不能少。”

三个月后。

“家,一点一竖一横折,房子下面养小猪。”迟迟抬起眼,满目烂漫春色,“娘,你看可对?”

“嗯,写得真好。”

她望着脸上已有红晕的娘,眼角微湿。

真好,娘醒了真好。

“娘,娘。”她腻在香软的怀里一声声叫着,“娘教我写弟弟的名字吧。”

是了,半个月前她有了一个亲弟弟,和她一样姗姗来迟,痛了娘两天两夜。

“天水聚拢谓之‘云’,青岚直上谓之‘起’。”

迟迟看着沙盘上的两个字,忽然问道:“慢慢怎么写?”

“慢慢?”云卿不解。

“爹说弟弟来得比迟迟还要慢,所以小名叫慢慢。”

“哦?”云卿一脸兴味。

“舅舅说,女儿也就算了,小子的话可要好好教养。”

“那是怎么个好法呢?”

“爹爹不告诉我,舅舅不告诉我,连笑哥哥和其他哥哥也不告诉我。”迟迟一脸担忧,“娘你没见着,说这话时他们的脸上有多狰狞呢。”

“不要理他们。对了,你爹呢?”

“啊,爹啊……”凤眼忽闪忽闪,左右逃避着,“时候差不多了,我和四哥还有五弟去拾贝了!娘,您先躺着,待会儿太爷爷就来给您输气了!”

“慢点儿跑!”望着远去的小人儿,云卿微微皱眉,“家里只有师傅在吗?他们都到哪里去了?”

夜幕沉沉,小人儿坐在海边,抱膝望着云卿。半晌,一艘木船驶近岸边,十几个人影自船上跳下。

站起身,她飞也似的向岸边跑去。

宋大叔、宋二叔、舅舅、笑哥哥……还有爹爹!

她心安地垂下肩。

还好,一个都没有少。

“迟迟?”走在前面的笑儿率先看见她,“你怎么来了?”

“接你们来了。”她弯起眼眉,“宋二叔你别藏了,我都看见了。”

“小小姐……”宋老二有些尴尬地将大刀从衣服里取出,“满月之日海中练刀,功力可大涨三成啊!”

“二叔您别扯了,迟迟知道你们是去杀海贼了。”

大人们不可置信地看着半人高的女娃娃,巴掌大的小脸上有着超乎年龄的成熟。

“叔叔伯伯们快些回去吧,再晚阿婶们可要怀疑了。”

“哦。”男人们纷纷照做。

上前牵住女儿,夜景阑这才发现迟迟的小手冰凉,可她脸上却依旧带着笑。

“爹,我跟娘说你和舅舅下棋去了。”

“迟迟做得很好。”俯身将她抱起,夜景阑向着山中走去。

“爹,今天娘吃了好几碗饭,精神好了很多呢。”

“你娘的身子会越来越好。”

“嗯,嗯。”

颈项滑下泪水,夜景阑抱着呜咽的女儿,不知不觉已走到静园。

“迟迟不想总躲在娘的身后。”从他身上滑下,迟迟抬头仰望,红肿的凤眼满是坚定,“请爹教迟迟武功。”

夜景阑眼含欣慰,微微颔首。

“谢谢爹!”她情不自禁地大叫一声,不想却惊动了耳力颇好的某人……

“哇!”

震天动地的啼哭将月亮吓进了云里,夜景阑皱着眉向主屋走去。

“修远,你回来了。”

微弱的烛光点亮。

“对不起,和梧雨兄下棋到现在,回来晚了。”

窗上,长身微屈将小奶娃抱起。

“把孩子给我吧。”床上的人伸出手。

“睡吧,今晚我来看他。”修长的人影来回走着,不住地抖着怀中啼哭的婴孩。

女子低头轻笑,“慢慢他饿了。”

人影微滞,而后走到床边。窗内,女子窸窸窣窣地解衣,婴孩的啼哭声戛然而止。

“卿卿,你辛苦了。”

“嗯,一点儿也不苦。”

窗上两道人影倚偎在一起,如那意蕴悠悠的画卷,镌刻在迟迟的心底。

家,一点一竖一横折,房子下面养小猪。养了小猪给谁吃?给爹给娘给弟弟。

她微笑着,将静园的门轻轻合起。

喜欢月沉吟请大家收藏:(www.shanwuxs.com)月沉吟闪舞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月沉吟最新章节 - 月沉吟全文阅读 - 月沉吟txt下载 - 卿妃的全部小说 - 月沉吟 闪舞小说

猜你喜欢: 药香农女有点田文道医妃:随身带着一书屋帝王爱之一品佞妃帝王攻略黄泉盛世荣宠带着萌娃闯荡江湖贵妃娘娘路子野得宠着殿堂欢掌家小农女春意闹红楼之林家姑妈宠妃升职记凤帝九倾郑二娘子艳名洗白生涯富贵不能吟重生后渣爹变成了忠犬女尊大佬在太子心上撒娇莽荒求生录旺夫小哑妻昔日今朝大红妆带着萌娃去种田嫡女策:殿下,药不能停喜盈门昭王探案手札
完本推荐: 最强弃兵全文阅读合租医仙全文阅读极品修真邪少全文阅读僵约:师叔林正英全文阅读官途全文阅读贴身兵皇全文阅读战神七小姐全文阅读神级透视全文阅读乡村种田高手全文阅读重生之嫡女无双全文阅读我家老婆可能是圣女全文阅读超级全能控卫全文阅读抗日之铁血兵王全文阅读光头武僧在都市全文阅读女总裁的贴身战兵全文阅读诡域档案全文阅读快穿女配:男神请躺好全文阅读帐中一捻娇春(重生)全文阅读都市超级医仙全文阅读恶人修仙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诸天之发丘将军夫人每天都在线打脸某综漫的神圣右方开局签到十万年从斗罗开始签到女神箭魔战场合同工向往的生活之神豪巨星回到农家当幺女刑事侦查笔记炮灰原配的人生(快穿)大数据修仙诸天私人梦游抗战之超级红警深夜学园娱乐圈如此美好敬我为神明御兽诸天我在明末有套房超级兵王混都市洪荒:咸鱼圣人我的系统无限豪我能提取熟练度重生福气小军嫂带着系统来大唐穿越笑傲江湖之倒霉蛋翻身记我要莽穿娱乐圈我反夺舍了诸天大佬这是我的星球我本港岛电影人

月沉吟最新章节手机版 - 月沉吟全文阅读手机版 - 月沉吟txt下载手机版 - 卿妃的全部小说 - 月沉吟 闪舞小说移动版 - 闪舞小说手机站